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立志做個好痴漢!向人類獻出肝臟!〉
產出純乙女
-乙腐皆吃-
【各組刀嬸(鶴嬸為主)】
頭像by一歧將臣

春和景明-簪花

啊啊啊啊啊阿阿涼我愛妳抱抱////抱緊!!!

寂凉式咸鱼丸:

*鹤丸国永X审神者

*ooc重度/私设有

*审神者有名字预警

————————————————

所以说,现在是何种状况呢?

鹤丸国永混在街道上熙攘的人群里,四周人来人往却和他毫无关联,甚至带他来这个地方的女孩都不在他身边,他只能看着四周已然陌生的东西,记忆中的街道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和此处重叠。鹤丸国永换下了出阵时华贵的白色和服,穿了一身符合审美的白色短袖,如果可能的话他甚至想穿一条同色的裤子。但他在衣箱里翻找的时候,春日找出了一条修身的牛仔裤递给他:“鹤丸大人的话,穿这个说不定会很适合?”

“好像有点紧。”试穿之后鹤丸国永抚摸着紧绷的大腿线条,还没卸去手甲的白皙指尖若有若无地勾勒出美好的弧线。他看着眼前的女孩,漫不经心地开口,“不过我还以为主殿会拿出什么英雄套装之类的……”

“鹤丸大人也喜欢英雄吗?这真是太好了。”春日毫不掩饰喜悦,双手一合发出清脆的声音,随即又俯身在衣箱里翻找起来,“我记得我有买……”她丝毫不顾及形象地蹲在箱子前,长发被胡乱地撩到背后,又有几缕滑到肩前,让人想伸手替她挽起来。

鹤丸国永忽然觉得手指有些微微的痒,他勾了勾手指,努力把视线集中到箱子里。眼看女孩真的要翻找出标志性的蓝红衣物,鹤丸国永看了看贴在和室墙上的海报,看着那些肌肉发达虬结的身躯,他想象了一下紧身衣物穿在他身上大概会像个麻袋,于是赶紧开口:“虽然确实喜欢,不过这样就还不错?嗯,主殿觉得呢?”

春日翻找的动作停了停,抬头看向穿着现世服装的付丧神,她眨了眨漂亮的眼睛,向着鹤丸国永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双眼睛分明是黑色的,恍惚却像是阳光浸在其中,她的嘴唇轻轻张合。

她说了什么?

鹤丸国永晃了晃神,转眼看见那个女孩向自己跑了过来。春日也穿了现世的衣服,热烈如同扶桑花盛开的红色,裙摆因为动作跳动,其下的小腿绷出惊心动魄的美好线条。她也是热烈的,向着鹤丸国永挥手,到他面前是还喘着气,眼睛却明亮得过分:“鹤丸大人,我们去花见小路吧?”

“啊……可以。”虽然不明白那个所谓的地点指的是哪里,鹤丸国永还是点了点头,“主殿决定就好。给我个惊吓也可以哦?”

“不是什么惊吓。我们去坐电车。”下一刻春日就抓住了鹤丸国永的手。

不是没有牵过手,毕竟春日是那样活泼热烈的性格,偶尔鹤丸国永出阵回来时正好遇上她,她就会立刻拉起他的手去手入室。但那时隔着大袖和手甲,鹤丸国永感觉得到春日纤细的骨架,却没有亲密的肌肤接触;现在是完全的紧紧相贴,他握着的是女孩纤细柔软的手,肌肤细腻如同上好的羊脂。一个成天说着英雄的女孩,原来也有那样温软的手,就是这双手替他打粉上油,抚过的地方都被灌注澎湃的灵力,与此同时那些伤口愈合如初。鹤丸国永轻轻地动了动手指,指尖擦过一小片皮肤,心里忽然微微一动。

哎呀,这可真是吓到了。






电车上是另一轮的惊吓,比街道上更多的人,刀剑化身的付丧神对于肌理和其下的气息就更敏感,即使没有实质性的触碰,鹤丸国永也感受到了那些掩藏在衣物里的肌肤。

柔软的,带有肌肉的,年轻的,老迈的,光洁的,粗糙的……还有密布在肌理里的血管,由末端极其的细逐渐延伸交织,最终变成那样的粗壮,他用本体刀轻轻触碰就会飞溅出血液。鹤丸国永舔了舔嘴唇。

“……鹤丸大人?您有在听吗?”女孩的声音从鹤丸国永的幻想里冒出来,驱散了那些记忆里的血腥气息,反而带来扶桑花一样的清香。她抬手在鹤丸国永面前挥了挥,“电车上有点挤,鹤丸大人觉得不舒服了吗?”

“啊,完全没有。”鹤丸国永顺势低头,看到的也是扶桑花一样的颜色,“请继续讲,我有在听……”

电车忽然剧烈地摇晃了一下,惯性作用下电车里的人开始东倒西歪,春日也没能幸免,歪了几下之后勉强稳住身体,向着鹤丸国永露出一贯的灿烂笑容。在她身边还有一些人,似乎贴得太近了,至少在鹤丸国永私自规划的范围标准里是这样。付丧神对于恶意也更敏感,他清楚地感觉到那些人是想做什么,包括他们之前做了什么,借助电车摇晃的好时机在春日身上磨蹭,偏偏春日毫无知觉。

真是糟糕。鹤丸国永不能在现世拔出本体刀,也就没有保护春日的方法。他低头看着女孩,忽然把春日抵在了车厢上,伸手抵在她两侧,紧紧固定着她。

春日眨了眨眼睛,似乎没有弄明白付丧神的想法。过了一会儿她想到了自认为绝佳的答案:“鹤丸大人需要我帮忙挡人吗?没问题,我可是要成为英雄的,最棒的那种。”

分明被付丧神紧紧禁锢在车厢和自己指尖,她却说着那样的话,漫无边际地提着英雄,露出那种毫无知觉的天真神色。电车行驶始终在轻轻摇晃,女孩和付丧神的身体也就轻轻磨蹭,鹤丸国永清晰地感觉到春日柔软的躯体,独属于人类少女的馥郁芬芳。虽然年龄还算不上成熟,但是春日的身材相当不错,鹤丸国永稍稍低头就能看见白皙的颈部拉出的曼妙曲线,再往下是隐藏在裙装领口里的隐秘肌肤。现世的裙子设计不算保守,偏低的领口也没有收紧,随着春日身体的移动偶尔可以看到胸口的细腻肌肤,甚至隐约看得见内衣的边缘。

太糟糕了……所以说,这家伙,到底有没有点身为女孩的自觉?

鹤丸国永难得有些烦躁,偏偏鼻腔里满是女孩的清新气息,又混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甜香,像是血液之类的东西。他控制不住地又低了地头,凑近颈侧深吸了一口气,还没从陶醉中复苏就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想了想干脆加重了点力度,故意做出一副调戏人的样子。他压低了声音:“主殿身上很香哦?”

“香?”春日似乎想抬手摸摸自己,但是被鹤丸国永禁锢着只能作罢,她想了想,“只是普通的沐浴露而已。”

下一刻颈侧动脉的位置忽然被轻轻咬了一下,与此同时鹤丸国永温热的吐息落在了颈部:“这是个惊吓,吓到了吗?我说,虽然主殿是英雄,偶尔也让我来保护一下吧。”

虽然鹤丸国永身材纤细,但他确实用自己的身体在春日身边做了个小小的屏障。春日平常说着要做个英雄,但她没办法出阵,在这个人潮涌动而显得逼仄的车厢里反倒体验到了被付丧神贴身保护的感觉。她忽然笑了笑,努力地在鹤丸国永柔软的头发上蹭了蹭:“但是,我也想保护大家。”

“这么远大的志向,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国永低低地笑起来,同时电车停了,他抬起头看着女孩,“这里就是主殿说的只园四条站了吧?我的英雄准备好下车了吗?”

他轻轻地放下手臂,与此同时春日抓住了他的手。






花见小路规划整齐又安静,两边的茶屋布置得恰到好处,偶尔有风拂起帘子又缓缓落下,倒真有点扰乱视线的味道。鹤丸国永对于现世充满好奇心,春日也就带着他四处查看,细心地解释每样东西。鹤丸国永见过了指挥道路通行的红绿灯,会自己跑来跑去的车,还有浮在空中打着广告横幅的飞艇。这些都是新奇至极的东西,他曾经想过自己或许要在神社或者地底荒废直至锈蚀,但他现在能站在阳光下,用近似人类的身躯行走。

都是因为他身边的女孩,他的扶桑花。

“主殿。”鹤丸国永吞咽了一下,在春日转过身之后迎着那种热烈的颜色开口,“我有东西想送给你哦。”

“嗯?”春日似乎也愣了愣,反应过来又露出美好的笑容,眼睛里倒映着晴空,还有身处阳光下的鹤丸国永。她说,“鹤丸大人要送我什么样的东西?惊吓吗?”

“也许是吧。请主殿闭上眼睛。”

春日乖乖地合上了双眼,鹤丸国永这才发现她的睫毛很长,末端微微的翘起像是一只暂且停歇的蝴蝶。原来她合上眼睛是这个样子,也会显现出女孩特有的娇柔味道。鹤丸国永从口袋里摸出他的礼物,小心地撩起春日的长发,乌黑的发丝拂过指间时像是流水或者丝绸。付丧神生平第一次在战场以外的地方感受到了紧张,他按照记忆里联系过千百次的样子,仔细地盘起女孩的长发,却是一个最简单的发型,然后把他的礼物挽进去。

鹤丸国永收回手,突然发现握住本体刀都平稳的手此刻却微微颤抖。他想起他询问次郎太刀怎么盘发时,那位美丽过头的付丧神倚着桌子仰头喝酒,酒入喉后次郎太刀看向他,眼尾拉出锋利的绯红:“哎呀,是想给哪位姑娘盘发吗?人家是听说,给人类盘发的意思是相守一生哦?”

是的,这就是我想要的,这就是我的惊吓。

“好啦!主殿请睁眼!”鹤丸国永看着发簪上盛开的扶桑花,在春日睁眼前调整出灿烂的笑容。

春日睁开了眼睛,她从鹤丸国永那双金瞳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美丽热烈,挽着简单的发式,那支发簪上却有大簇的扶桑花开得咬住阳光。她眨了眨眼睛,露出和鹤丸国永同样灿烂的笑容。

鹤丸国永忽然想起了那时春日所说的话。

她说:“我想保护鹤丸大人。”

——————FIN——————

啊啊啊总算把这个磨人的黑箱搞完了。算是在我1000fo之前还了一个500fo的点文(喂)

感谢阿狗太太 @滾地阿狗八-肝條漫 家出场的松桥寺春日小姐,真是可爱死了,不过我没写出万分之一的可爱,对不起!!!

写的时候感受到的是无上的绝望和悲戚,为什么我是这样一个不会写文的烂人啊。暴风哭泣.jpg一直在调性格一直失败(…)

总之,祝阿狗太太家的春日小姐和鹤球甜甜蜜蜜早日开车!(滚啦)

评论
热度(115)
©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