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立志做個好痴漢!向人類獻出肝臟!〉
產出純乙女
-乙腐皆吃-
【各組刀嬸(鶴嬸為主)】
頭像by一歧將臣

【Attwell】星轨(上)

好棒啊!!!!占卜部分不能再帥了!!!!!

黑鶴組的部分黑鶴跟春日醬形成一個對比阿2333333

為接下來的白鶴組!!遙醬跟白鶴打call!!!!!!

啾然:

注意事项:
企划paro,双鹤婶,
私设如山,
选梗为天狼星,bgm为巴赫,
以及和糯米滋黑箱交易的占卜相关。
审神者皆有名字表现,
@阿狗八汪汪汪-畫畫超難 阿八家鹤婶出场。


  占卜师从不是一个光鲜的职业。有人怀着对未知的敬畏称呼他们为占卜师、女巫、灵媒,也有人骂他们是神棍骗子、命运的窃贼。
  他们的一生大多都颠沛流离,注定与安稳无缘。
  命运总是睚眦必报的,既然窥探了它的秘密,就不得不为此付出代价。

  当奥菲莉亚还是个孩子时,她就替人占卜。
  跟随着马戏团的脚步,只需一个小小角落和几张老旧的塔罗,她便能带领凡人去碰触纤细如蛛丝的命运。
  吉普赛人天生懂得如何摆弄神秘,窥视未来,将世界当做海洋去流浪。
  等奥菲莉亚长大一些后,她就离开了马戏团。她坐在马车上,追逐着古老灵魂的足迹,驱赶着命运为她东奔西走,为她带来各式各样的神妙际遇。
  她见证过太多的历史,到最后连她自己也成了历史的一部分。
  在那跨越世纪的漫长路途中,奥菲莉亚从懵懂少女变为了满头白发的老者,她依然清晰地记得自己曾遇到过一个很有意思的小女孩。
  那时的她已经不再年轻,衰老的身躯无法支撑她继续四处流浪,于是命运开始驱使她为它服务。她蜷缩于充满了没药与曼陀罗香气的帐篷内,黑猫趴在膝盖上喵喵地叫唤,黄金蟒安静地盘踞在脚旁,吐着蛇信,注视着不请自来的客人。
  越过昏沉火光,奥菲莉亚仔细端详着那个小女孩,试图从她身上寻找某些阴暗晦涩的气质以愚弄命运。
  但奥菲莉亚找不到她想要的东西。
  她从大理石中看见精灵,那双眼睛干净得令人畏惧。
  没关系,奥菲莉亚安慰自己,也许只是那个小女孩隐藏得太好了。
  她拿出塔罗开始占卜,结果更加出乎意料。
  奥菲莉亚坐在小女孩面前,无数次地摆牌,却都指向同一个结果。她无数次地抽出星星,从肆意游走的藤蔓图腾中捕捉到混沌的低语——正位的星星,自由的星星,点燃希望的星星。
  最后她与那个小女孩许下约定,她会将占卜结果作为秘密保守,直到它的主人渴求它。
  一如日月交替,四季轮转,龙骨木死了又生,占卜同样遵循它独有的沉默法则才得以流传至今。
  说出结果就意味为自己增添一份苦难,沉默不语则会让寻求帮助的人陷入更艰难的困境。
  奥菲莉亚很少说真话,更多时候她编织着真假参半的谎言。
  她并不善良,经常对他人的苦难无动于衷,占卜只是为了与命运作对。她深知命运从不精确,仅有一个大致的轮廓,内在时刻流动着,改变着。
  现在,她快要死了。
  奥菲莉亚凝视着壁画上黑帝斯冷酷无情的眼,它宣告了她的死亡。
  她想起那个久远的约定,于是渡鸦带着秘密的邀请函出发。

  帐篷外传来激烈的争执声。年迈的占卜师听见有人高声质疑,也听见某个声音机敏却不乏尖刻地反驳。
  阻隔视线的纱幔被掀起,有人走了进来。
  只需一瞥,奥菲莉亚便认出对方的身份,毫不留情地驱逐:“出去,我只给人类占卜。”
  身披黑色羽织的少年将眉梢高高挑起,咧嘴扯出一个恶劣的笑容,紧接着刀刃代替问候迎面砍来。
  奥菲莉亚没有躲闪。
  她从不逃避,永远或沉默或嘲讽地接受一切。她知道不存在通过逃避就能反抗的命运,更多时候,逃避命运的行为恰恰促成了命运。
  刀锋在眼前堪堪停下,削去奥菲莉亚的几根鬓发。
  “看来你以前确实只给人类占卜,”少年收刀入鞘,撩起羽织下摆坐到搁置着沙盆的矮桌前,浑然无视对他怒目而视的黑猫,“可你就要死了,为什么还要守着那些破规矩?”
  “因为不守规矩的人死得更早。”奥菲莉亚不带一丝温度地说,“离开这里,打从出生起就被厄运纠缠的恶龙。”
  少年拿起桌上的大马士革刀,短刀在手中翻转出眼花缭乱的虚影,漫不经心地发问:“说吧,老太婆,你都看见了什么?根据你的回答,我来决定要不要挖了你这双招人厌恶的眼睛。”
  奥菲莉亚想要拒绝,但某个凌驾于她之上的意志比她更快,它蛮不讲理地掠夺她的喉舌,禁锢她的思维,迫使她沦为可笑的傀儡替它发声。
  ——这该死的见鬼的命运!
  “你对着虚空咆哮,把风车视作宿敌,难道还妄图得到回应?何等愚蠢,何等幼稚!好吧,既然你这么执着,那我就告诉你,你的过去明明白白写在你的脸上,你的未来更是在你诞生前便已经成型——你注定与痛苦纠缠一生,它来自你的身躯,更来源于你的灵魂。唯一不会背叛你的只有背叛本身,唯一对你慷慨万分的只有谎言,你自身酝酿着你的毁灭!”
  激烈尖锐的声音徒然拨高,苍老枯瘦的手指指向沙盆,流沙汇聚成高塔,却在成型的刹那轰然倒塌。
  “对你而言,不论什么事物,被冠以爱之名就是灾难!瞧,那便是你追寻的道路,你面临的挑战可不仅是雄狮和九头蛇,因为你被赋予的试炼远不止十二个。”
  奥菲莉亚感到一阵脱力,某个降临在她身上的意志逐渐远离了。
  她满心憎恶,可她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也难以从少年阴晴不定的神情中看出端倪。
  大马士革刀被抛起,然后被接住,如此反复几次后,少年终于开口:“刚才和我说话的那个东西是什么?”
  奥菲莉亚从鼻间发出一声嗤笑,充满讽刺地反问:“听命运宣读判决书的感觉怎么样?这可不是谁都能有的待遇。”
  “遇到她之前,我连爱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存不存在都怀疑。但她属于我,自始至终也只属于我。我不需要教诲,所以收起你的伪善,闭上你的嘴,卡珊德拉。”
  少年敷衍地扬了扬嘴角,起身时甩手把短刀插到了桌子上。
  这一举动使得盘踞桌角的黄金蟒感到威胁,它猛地发起进攻,却被另一把匕首的握柄击中脑袋,不得已地后退。
  “这把匕首送你了,说不定哪天还能派上用场,或者有一天你可以用它自杀?”丢下这句挑衅,少年离开了帐篷。
  奥菲莉亚抚摸着她的爱宠,说出未完的预言:“他将深爱,然后为此深受伤害,但那结局不会背叛他历经的苦难。哼,命运,冷漠无情又慷慨无比的命运。”

  很快,纱幔再次被掀起,这次进来的是个少女。
  她有着与刚才那个少年同样的黑发,气质却截然相反。非常典型的东洋面孔,清秀端丽,卡萨布兰卡般纯洁美好。
  少女打量着帐篷内的事物,表情是掩盖不住的好奇。帐篷顶端悬挂的土耳其提灯晶莹闪烁,灵摆映衬着火光晃动,玫瑰纹底座的沙漏不断倒置重复,壁画上的奥罗波若蛇咬住了自己的尾尖。
  黑猫在少女脚边打转,她想要伸手抚摸却被避开了。
  “她的灵魂与卡利俄佩相似,却有着忒弥斯的心,”奥菲莉亚自言自语道,“她像即将咽下石榴籽的少女,也像愈来愈接近太阳的少年。她很善良,这毋庸置疑,可只有善良是不够的。”
  如同火刑架上的花冠,无论怎样美丽,最后都化为灰烬。
  奥菲莉亚挥了挥手,黄金蟒温顺地退开:“过来吧,被天狼星庇佑的少女。”
  少女没有任何迟疑地顺从了奥菲莉亚的命令,走到她面前时微微鞠躬,笑着向她问好:“婆婆您好,我叫松桥寺春日,是姐姐大人的学妹,很高兴见到您!”
  “坐下,不要说无用的废话,更不要对着我傻笑。难道没有人告诉你笑容是最廉价的谎言?”
  “可是我没有想要欺骗您啊?”少女着急地解释。
  “这双手本该弹拨琴弦,叛逆张扬与你相去甚远,但你却时时刻刻处在斗争当中,”奥菲莉亚不予理会,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把手放到沙盆的边缘。”
  少女按照奥菲莉亚的要求将双手放了上去,沙面毫无变化。
  少女偷偷抬眼看奥菲莉亚。目光相撞的瞬间,她急急忙忙垂下眼,生怕这位脾气古怪的占卜师婆婆生气。
  奥菲莉亚没有去计较少女的分心,她握住少女的双手,原本平静的沙盆如水面般泛起波纹:“异乡人,你所追求的是那不落的太阳。与生俱来的正义感能让你敏锐察觉到世界的不公,你的责任感敦促着你必须为之行动。你从小就生活在无数人的期望当中,竭尽全力想要回应每一个期望,却忘了自己只是个普通人。”
  流沙不断变化着形态。
  落到地上的太阳化作最初的火焰,火焰中诞生出木马,随即又归于火焰,灰烬被吹散至斯提克斯河,河流蜿蜒而歌,歌声中阿尔戈号扬帆起航,迎风展开的旗帜上浮现雅典娜之盾。
  “你爱那些被传唱了千百年的英雄史诗,发自内心地热爱,热爱到想要成为。光辉蒙蔽了你的眼睛,哪怕是英雄也拯救不了所有人。他们得到多少赞誉,就要背负多少仇恨。”
  “您说的对,但有些事情一旦知道就有了责任,我不能坐视不管。姐姐大人说您是难得一见的真正的占卜师,只要您愿意,没有什么未来能逃过您的眼睛。我有一个无论如何都要达成的约定——我想救一个人——您能不能告诉我,我最后会成功吗?”
  少女问得谦卑而又热切,神情诚恳得叫人难以拒绝。
  奥菲莉亚回望她,眼中毫无悲悯:“何必多此一举?你早已下定决心,纵使前路荆棘遍布,也要欣赏荒芜。你当于巨变中生还,将一切放上祭坛的人必会成功,没有什么能阻止太阳发光。”
  “那就是会成功的意思吗?谢谢您,婆婆!我去叫下一个人进来,非常感谢!”
  几乎是奥菲莉亚话音落下的同时,少女欣喜万分地绽开笑容。她用力握了握占卜师枯瘦的双手,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这个消息与门外的人们分享。
  少女一路小跑到门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对奥菲莉亚深深地鞠躬,再次表达感谢后离开。
  黑猫跃上桌面,走过沙盆时踩碎了本就模糊不清的鹤形图腾,奥菲莉亚挠了挠它的下巴:“她将为那个约定付出代价,漫长且沉重的代价。因为奇迹只能在瞬间被发现,不能在瞬间被创造。”


TBC

【Free Talk】
让我骗个更……黑鹤部分修改了细节,补完了春日酱的剧情,下篇会写白鹤和遥酱。
玩了很多梗,能全部看出来的估计都是我的灵魂之友吧(尬笑)
读不懂的地方可以留言或者私信问我,粗略估计了一下全部写注释的字数太可观,还是不互相伤害了2333

评论
热度(187)
©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