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立志做個好痴漢!向人類獻出肝臟!〉
產出純乙女
-乙腐皆吃-
【各組刀嬸(鶴嬸為主)】
頭像by一歧將臣

【刀乙女】矢车菊

嗚嗚嗚嗚嗚嗚嗚超級浪漫的qaqqqqq

抱緊緊墨墨qaqqqq

爆炸qaqqqq投喂了心情很好嗚嗚

阿格涅丝:

#百fo庆祝联动,有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家的小姐姐。

#维多利亚paro,有一期婶,药婶,鹤婶,爷婶,烛婶。

#感谢阅读,希望喜欢。

#百fo联动庆祝请关注tag「阿格涅丝」。

#感谢各位把女儿和刀托付给我的亲妈们。
.
.
.

纸筒上的白色绸带还未解开,松桥寺春日就已经嗅到某种清淡的芳香。她的嗅觉记忆提示着她曾在什么地方闻到过这样的气味,却没办法一下子想起来——被烘干过的玫瑰花瓣随着绸带解开,而后铺平的纸卷而飘落,露出原本被花瓣遮掩的小素描。她的目光继而落到纸卷一角本该有签名的地方,但实际上即便是空白一片,也已经无需她再花心思去猜测辨识。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捕捉到的场景——彼时她似乎正在看书,但也没办法判断到底在看什么书,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家中和室还是庭院里藤萝掩映的花架下。上面的笔触还不甚成熟,线条刷拉下来的阴影部分还是有些凌乱的模样——但相比她上一次收到的作品有惊人的进步。

(明明都已经订婚了,还送这种礼物。)

于是在心里悄悄地这样抱怨着,手上却毫不懈怠地把纸卷抚平,夹在枕边的书里。平日里都习惯以男孩子般的不拘小节而示人的少女难得地露出小心翼翼的神情,笑容不同于扬起声音的坦然而是抿起嘴唇的微笑。她突然开始思考如何用比较漂亮的词藻来表达她的欣喜与对爱人技艺的赞美,最后才反应过来这样的事情其实无需她仔细赘述。

就像幼时她收到鹤丸国永从街边的糖果店带回来的甜腻巧克力或者是面包店里刚烘好的小糕点——她认识鹤丸国永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两人是自孩童时就相互信任的玩伴——彼时她刚随父母经营商事来到到大英帝国,发现鹤丸国永是在伦敦郊外的教堂门口。那时已经是寒风刮过面颊时有如刀割般痛楚的隆冬,被雪水浸泡的乡间小路泥泞如同河底烂泥。

像拾起圣诞树下以红绿两色绸带包裹的礼物一样,他们把鹤丸国永带回了家,半是陪她玩乐半是给家里添个能帮忙做点事情的帮手——无关乎这孩子到底是家族嫡子还是街头流落的可怜鬼,鹤丸国永在松桥寺家的待遇堪同己出,不值情的外人还会诚挚地赞美这一对「兄妹」,殊不知其中一位是自街头而来的弃儿。

但事实上这并不会影响什么——帮忙做事的帮手也好,被误认为是自己的亲兄弟也好。松桥寺家的小姑娘总在他的带领下乖乖在书房温书学习,而不是在家庭教师没注意的瞬间就一溜烟儿跑到外面去折腾花架上的藤萝。松桥寺家总在各地奔波父亲也乐意带上这孩子,因为他学东西的速度总是令人惊讶,想出来的点子也让人止不住拍手叫好——

是的,鹤丸国永简直是天生的学习者,他不仅理解能力出色还颇乐于学习,并不是公学里玩些小聪明的纨绔子弟一流——譬如他拜托管家送给松桥寺春日的小素描——实际上他并不是在之前就具备这样的技能,他在大学院里拜托了位老教授代为指导。她并不是没有在鹤丸国永点着灯练习的时候轻声提醒或是安慰他,但这并不能阻拦他多做些尝试和练习的脚步。连带着她也安安静静地在旁边拿上一本书,或是在他思考问题时加入讨论。

于是她近来总能收到这样的小素描——最开始是有些滑稽可笑的小火柴人,后来变成异常细致但还是不那么尽人意的半身像,然后是她刚才能收到的那样——但无论如何都值得让她珍藏。

远胜过珠宝与画舫。

评论(2)
热度(25)
  1.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阿格涅丝 转载了此文字
    嗚嗚嗚嗚嗚嗚嗚超級浪漫的qaqqqqq 抱緊緊墨墨qaqqqq 爆炸qaqqqq投喂了心情很好嗚嗚
©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