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立志做個好痴漢!向人類獻出肝臟!〉
產出純乙女
-乙腐皆吃-
【各組刀嬸(鶴嬸為主)】
頭像by依喰
封面by特濃奶香旺仔牛奶

【双安婶】初心

好久以前的2333333

真的好遙遠hhhhh抱緊九思思////////

下次也想畫畫這對的故事呢qqq

拾伍司-痛苦挣扎求生存:

※遥远的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的点文,洋洋洒洒写了挺长的
※冲田厨审神者,家中是剑道馆所以有在修习剑术
※是个经常被错认为男孩子的女孩子,女孩子。


“喂喂,你看那个人……”
“安定?不对不对……是审神者吗?”
“噗……穿着富士纹羽织呢!”
“腰间别着的刀……是清光吧?不会是从本丸带出来的真品吧?”
“这是在cosplay冲田总司吗?”
“没有带着付丧神呢?”
“不觉得有些帅气吗?”
“就算脸还不错这个装扮也有点过了吧?”
“啊啊他过来了!”
天羽汐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每次来万屋街好像都会变成这样。
叹了口气,天羽汐将注意力移回这次来万屋的主要目的。“上一次定做的模造刀……”
“稍等稍等~”只看了一眼天羽汐,老板便轻车熟路的摸向了高高墙壁的某个抽屉,显然天羽汐已经是这里的常客。
“您看看~”老板拿着的,是一柄做成大和守安定模样的模造刀。天羽汐将刀从刀侟中抽出来,细细端详了一阵,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付清了钱之后,就熟练的将刀装备在了腰间。
“果然没有这个就静不下来呢……”汐深深出了口气,露出了满足的表情。“不过,安定那个家伙又要生气了就是了……”想到这里,汐又忍不住狠狠抱臂:“说到底带着真品到处晃来晃去的人脑袋才有病吧!”
“为了这么点事至于连我的最后一把安定模造刀都弄坏吗,好歹也是你的模造刀好吗!”又狠狠踢了几脚石砖地面,汐仿佛才解了气,叹了口气,然后大步大步的往前走。
走了几步,却被另一个身影吸引了目光。
那应该是一把“大和守安定”,在审神者人流涌动的万屋街上,单独的一把刀站在那里,没有陪着自己的审神者,也没有穿着天青色的富士纹羽织,还是有些引人注目的。
那一位安定扯了扯围巾,目光并没有落在某个焦点上,也不像是在等人的样子,有人经过的时候还会往旁边让一让,只是这一让的动作,却莫名的让汐觉得他有些茫然无措。
诶……原来那家伙也会露出这样子的表情啊。
汐下意识的往那一位安定那里迈了一步,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咻的又缩回了脚。
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她在干什么呀,那可不是自家安定,万一吵起来的话,事情会变得超级麻烦的。
反正不可能是别家丢弃的刀,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吧。


出阵部队从战场上回来的时候,清光扶着额头告诉安定汐带回了一个人。带回一把刀没什么,带回一个人,这就很稀奇了。
说是在遭遇敌军那条小路上找到的,汐发现她的时候,她披着一件天青色的富士纹羽织,蜷缩成一团,抱紧了自己,抖的厉害。敌军正要打过来,汐二话不说,抽出刀就干了一架。
嘛……本身也不是什么很强力的图,估计汐一人都能单刷。向这个女孩子询问状况,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汐不能确认这个孩子是哑巴还是只是有些怕生,也没有分辨灵力强弱的能力,更不可能把看起来是非战斗婶的审神者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失礼了。”汐检查了女孩子身体露出来的部分,并没有暗堕的倾向,她便决定先带回来。
无论是审神者在战场上走丢了,还是敌军抓了哪家审神者做了人质,都是一件相当不得了的事情。
“就算已经确定了没有暗堕……”就这样随意的留下一位来历不明的人,会不会有些太过不谨慎……安定本想如此警告,汐却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没事的没事的。”
安定瞥见汐腰间那把模造刀,想发作却被一个声音打断:“那……那个,请让我回家……”
少女走过来,汐才发现短发少女的羽织下边,穿着漂亮的和服。
汐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用尽量温和的表情凑到少女面前:“那个,你的名字是什么,还记得在哪里走丢的吗,我们一起去帮你找找认识的人?”
少女转头瞥见了站在一边的安定,哒哒哒的就跑了过去,躲在了安定的后面。
汐的手还未收回,就这么僵在空中,有些尴尬。
“你不要欺负人家啊?”安定伸出一只手,将绀松护在了身后。
“哈?”汐一口血气突然冲了上来,刚才是谁还在教训她不谨慎啊?
汐深深吸了一口气,放下手,站在原地没有动:“那个,如果不能知道名字或者本丸的编号的话,是没有办法送你回去的……不是本名也没有关系哦,只要登记时候的名字就可以……”
安定也会回过头,对少女报以一个抱歉的笑。
少女捏着安定的衣角,想了想,最后不是很情愿的说出了口:绀松。


姑且向时空政府联络了一下,有名字的话要查到应该不难,接下来就是等待这个孩子自家的付丧神来接了。汐放下电话,看着不近不远跟在安定旁边的绀松,莫名的有些不是滋味。
“刚才还说我不谨慎……”拎起羽织,汐说了句我出门了,无视了安定“你去哪儿”的询问,在“嘭”的一声关门声中,消失在了本丸大门口。
“不过是说了句不谨慎有必要这么生气吗……”安定着实摸不着头脑。汐的身影不见,绀松才松开了手,怯生生的说了句抱歉。
“嘛,那家伙虽然是那个样子,却意外的可靠哦。”要是没有对他和清光的模造刀有着这么奇怪的执着的话,就更好了。“别担心,那家伙的性格,大概会带着你家近侍回来接你吧~”
绀松突然抬起头,眼睛里有些闪光:“安……安定会来接我?”诶……原来那边的近侍也是安定吗……难怪刚才会下意识的躲到他的身后。
“嗯,一定。”安定微笑着点了点头。
绀松捏着衣摆,实在是有些怕生的样子。
唔……有什么办法能让这个孩子放松一点……安定歪着头想了想。
“绀松家的安定,是个怎么样的人呢?跟我很像吗?”
绀松歪着头,居然真的认真的在思考。
“温柔的地方……很像的……”
安定愣住了。温柔啊……
“真是遗憾呢……”安定自嘲一般的笑了笑,“我啊,一点都不温柔。”
“至少在那个人眼中……”
还比不上一把仿制品呢。
“安……安定?”绀松歪着头,水灵灵的眼睛里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没什么啦!”安定急忙摆摆手。


“安定那个笨蛋。”不知不觉又来到了万屋街,汐狠狠踢了一下路灯的柱子。“反正我就是既不温柔又不可爱。”
回过神,才发现这个地方有点眼熟。
好像是之前看到那位没有穿羽织的安定的地方。正这么想着,汐一转头,才发现那位安定正站在自己旁边。
“呜哇!”汐吓的向后跳了一步,对方转过头,疑惑的看了看他。
……这次糗大了。
“抱……抱歉!”汐无意识的顺了顺刘海,站回了原位,与那一位安定刚好隔着一个柱子的距离,气氛有些微妙。
他今天依旧没有穿着羽织,神色尽管努力装作冷静,却还是抑制不住的透出些许焦急。
“那个,您是在等谁吗?”汐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
“在等我的主上。”那一位安定没有回过头,眼睛平时着前方,依旧没有焦点。
说的也是呢在这种地方……
“昨天也见到您了呢?”
“嗯,昨天也在等。”他扯了扯围巾,对着手掌心哈了口气。
对话进行不下去……
“那个,您的羽织……”
安定这才愣了愣,转过头来细细打量起汐。
“您穿着羽织呢?”汐穿着新选组的富士纹羽织,作为这个时代的人类来说,着实是有些奇怪的打扮。而该穿着羽织的付丧神却没有穿着,这两个人站在一起,有些微妙。
“嗯……是的。”汐撇开了视线,不太敢看安定的眼神。“总司先生,是非常厉害的人。”
有那么一瞬间,安定以为这话是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的,然后他看到面前的少年,用无比认真的表情,说着“我很喜欢总司先生。”
“您想见冲田先生吗?”安定的语气温和自然,汐不知不觉松了口气,终于对上了安定的目光。
清澈的蓝色瞳孔里带着些许探究,些许不解,些许兴奋,或者还有,些许能够将某些情感诉与他人的期待。
汐点了点头:“如果有机会的话,还真想见见本人呢。”
安定突然笑出了声。
“喂!为什么笑了!”汐有些生气,有些害羞,但是她能感觉到这一位安定的笑并没有带着恶意。
安定连忙摆手:“啊,我并没有嘲笑您的意思,只是会从审神者口中说出这样的话,着实有些意外。您的打扮……与冲田先生有些相像呢。”
“你也觉得像吗……”汐有些不自在的扯了扯羽织,“其实是父亲送给我的礼物,说是在京都,拜托某位道馆的主人特别定制的,据说与当年新选组是一样的款式。”哎,她这是在干什么呢,在这种地方跟不知道谁家的等待着主人的安定聊些可能会让对方生气的有的没的……
“这个时代还这么郑重的穿着新选组的队服,很可笑吧……”
“怎么会。”安定嘴角还带着微微的弧度,眼睛里却突然多了些什么别的东西:“怎么会可笑呢。”
“抱……抱歉……”汐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了话。这位安定的眼神并没有落在她身上,却好像穿透了她,看向了一个更遥远的地方。
啊……她果然不擅长应对“大和守安定”。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汐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号码显示是本丸座机,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打来的。
思考之后,汐还是接通了电话。
“政府说已经查到并通知了那边的本丸。”
“嗯……好。”
“很快就会有人来接绀松回家了,快回来处理一下吧。”
突然就有些生气。“你呢?”
快住口……汐……明明心中这么想着,她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开口,
“……我?”安定没有明白汐的意思。
“交给你和清光就好,反正我不在也没有关系的对吧,再见!”
狠狠按掉挂断键,汐干脆的关了机。
“说句想让我回去就这么难吗,反正我根本就是个男人,反正我就是不会遇到危险……”
“遇到不愉快的事情了吗?”旁边的安定有些诧异的看着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的汐。“要是我家的安定,也可以像你这么温柔就好了。”
“……”旁边的安定一时有些语塞。
“要是我不见了的时候他也可以担心一下就好了。”汐紧紧握着手边的大和守安定模造刀,深深吸了口气。“反正我不会迷路又能打。”
顿了顿,仿佛还不解气似的又加了一句:
“又不温柔又不可爱。”
“怎么就没见他对我露出那种温柔的表情啊。”真是越想越气不打一处来。
旁边的安定却忍不住笑出了声:“不担心主上的刀,大概是不存在的。”
汐低着头没有回复安定的问话,半晌,才搬出来另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话题:“啊对了,你刚才说,你的羽织去那里了?”
“那个啊,在我的主人身上,最近天气有些凉,她很容易生病,就给她穿着了。”
汐睁大了眼睛。
“绀松?”
“……您见过?”
……


汐推开了自家的门。
安定与绀松正坐在走廊边上聊着什么,安定怀着礼貌而温和的笑意,那是她所不曾见过的。
“……”又是那种感觉,胸口仿佛被什么揪紧,有些疼,有些闷,有些奇怪的急躁感。
“绀松小姐!”汐笑着迎了上去。
“主……主上?”这边的安定有些难以置信,绀松回过头,看到安定的一瞬间,几乎是蹦起来的。
她起身准备过来,却又在原地游离了一下,转过身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才故作冷静的走了过来,
“安……安定……”绀松摆弄着衣袖,模样有些窘迫,“给……给您添麻烦了,天羽先生(さん)……”
“别在意。”突然被这么郑重的感谢,汐倒是开始不好意思了,“把柔弱的女孩子一个人丢在战场,非武士所为,能帮到您是我的荣幸。”绀松红着脸再一次道谢。
“真亏你能把绀松家的安定带回来……”安定眼睛透露着毫不掩饰的惊奇,然后对绀松家的安定欠了欠身。
“站在万屋街路边,却没有穿着羽织的大和守安定,不是很显眼吗。”汐扭过头,明显并没有消气。“看到他一直在那里等着,就忍不住上去搭了话。”
“主上,您还在为我说您不谨慎的事情生气吗……”这快要具象化的怒意……
“绀松绀松的叫的不是很亲近吗,怎么从来没有听你叫过我的名字?”
安定愣住,有些疑惑了开了口:“……汐?”冷不丁被叫了名字,汐的心脏猛的跳了一下,安定眨了眨澄澈的水色眸子,有些疑惑的重复了一遍:“叫名字是没问题……怎么突然?”
“那……那个……”绀松站在一边,有些手足无措。
“啊啊啊抱歉抱歉!”虽然并没有针对小姑娘的意思,汐拍了拍脑袋,居然一时间忘了看看空气。
“有机会再见啦!”汐微笑着对绀松和她家的安定挥了挥手,“下次小心不要再走丢了!”绀松窘迫的点了点头,向汐招了招手,带着安定离开。


好像并没有好转的意思。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吵架吵到会把近侍从安定换回他的状况,似乎许久都没有出现过了。
清光叹了口气,但是吵架之后反而开始叫本名了是怎么回事,你们这绝对是打情骂俏啊打情骂俏。
清光换掉冷掉的茶水,发现汐桌上的文件几乎都没有动过,而汐抱着他们两个的模造刀,心不在焉。
“原来‘大和守安定’,也会露出那样子的表情。”
“怎样的?”清光叹了口气,汐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了。
“担心的,温柔的,我从没想过我可以与安定那么稀疏平常的聊着总司先生的事情……我带着你们的模造刀,是这么不可原谅的事情吗。”
清光再一次深深叹气,这两个固执又死脑筋的笨蛋,某种程度上来说,真的相像的可以。
“呐主上,比起模造刀,要不要试试看真品?”伸手将两把刀从汐的怀中抽出来,清光拿过自己的刀,递到汐的手中。清光看到汐狠狠地颤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接过来。
“可是……”
“我们可是刀啊?”将安定的模造刀放在一边,清光将自己的模造刀从刀鞘中抽出:“看着主上与安定交战的样子,我也偶尔会变得想要与主上手合看看呢。”汐怔了怔,眼睛里有光闪过。
“自从拥有人形之后,我也是安定也是,大概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还能够真正的被人握在手中,真正的被‘使用’。”清光拖着腮帮子,言语之间期待满溢,“知道主上在修习剑术之后,我们真的很开心。”
清光的话给了汐最后一击,汐吞了口口水,缓缓的将“加州清光”从刀鞘中拔出,森森白光,美到令人窒息。
这是清光的本体,真正的,加州清光。


本丸来了快递,安定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汐的人影,只好代签收了。
箱子上的寄件人写着“绀松”,大概是小姑娘的什么谢礼。虽然其实放在汐房间就好了,但是这一次,安定却鬼使神差的没有这么做,居然抱着快递到处找人,
隐隐约约听到了手合场的方向传来了打斗声,安定一边想着“不会吧”,一边向那边移动了过去。
虽然仅仅只是一瞬间,安定仿佛看到了冲田先生站在那里,拿着清光,在与新选组的其他队员手合。虽然在汐的下一个转身,那一种感觉就恍若隔世。
虽然曾经觉得有些相似,但是他也明白的,清光也说过,与其说汐像冲田先生,不如说像自己来的更为恰当,偏执与一不小心就会钻牛角尖的地方,简直一模一样。
真是这样也说不定。
等一下……拿着清光?
定睛一看,汐手中拿着的,不是清光吗?不是模造刀,是真正的清光!清光拿着的居然是模造刀?这两个人在搞什么鬼?
“汐,你们在做什么?”
突然被叫了名字,汐脚步忽然一乱,清光刚好刺过来的一刀贴着汐的脸颊划了过去,清光心惊胆战的僵住了手,冲过去检查了汐没有受伤,这才松了口气。
“模造刀没有开刃,别担心。”收起刀,汐拍了拍清光的肩膀,转头看向安定,面色平静:“怎么了?”
“绀松那里寄来了东西,我想该是给主上的谢礼。”
纸箱子里面是一件秀着精美水波纹的黑色和服,布料做工,皆属上乘。“哇哦,绀松家原来是和服店呀。”粗略看过放在一起的信件,汐不由笑起来。只是,看着叠的整整齐齐的那一套精美的男式和服,汐有些头疼。
“又被错当成男孩子了……”
“那个先不说,你们能先解释下现在什么情况吗?”安定的目光落在了汐腰间的清光上,心里莫名的有些不是滋味。
“啊啊啊那个,安定,是这样的……”清光急忙跑了过来。“是我拜托清光的,一直很想用一次看看。”汐抢在清光面前解释道。“……”清光僵住了一瞬。“等等啊主上……”“只是这样而已。”解下腰间的刀,汐郑重的将刀递回清光手上。
“虽然有些难用不过是非常棒的刀呢,谢谢。”
清光看着汐轻柔拂过自己刀鞘的手红了脸颊,而就是这一瞬间,清光就错过了解释的机会,直到看到安定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清光才反应过来,自己完完全全的被汐带跑了节奏。
“为什要让事情变得复杂啊主上!”清光揉着头发万分抓狂,你们两个这样有意思吗?有吗?
“……我失控了……抱歉……”汐懊恼的蹲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这两个笨蛋。清光真恨不得把两个人捉过来,一人一个手刀打醒。


绀松听到敲门声,安定去开了门,发现是汐,有些惊讶。
“抱歉……擅自查了这里的地址……”汐抱着绀松送过去的盒子,一脸失魂落魄。
“天羽先生?”安定着实有些惊讶。“那个,我可以进去吗……”“啊抱歉,快请进!”安定急忙将汐让了进来。汐双手合十,虔诚道了一声“打扰了”。
绀松热情的端上来茶点。
“主上因为是这种性格,所以能交到朋友很开心呢。”安定嘴角微翘,有些开心。“那真是太好了……”汐笑着松了口气,绀松红着脸将茶点推到汐面前。
“那个,其实我有个请求……绀松小姐家,是和服店对吧?”
绀松与安定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绀松小姐……一定很擅长打扮吧?”
“您想让主上为您打扮?”安定有些惊讶,汐看起来并不像是会在意外表的人。
汐抱紧了装着和服的盒子,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还有……那个,虽然因为家里是剑道馆,父母对这方面的意识也很弱,我自己也经常意识不到……”
绀松与安定歪着头看着汐,越发疑惑。
“其实……我是女孩子……”
“诶?”绀松愣在原地,看向一边的安定,安定也是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那个,非常抱歉,我以为您的装扮是在模仿冲田先生……自称也是用的‘僕’对吧?”
“确实是把总司先生当做目标在努力没有错,但并没有刻意在模仿……”汐摸着自己的头发,有些不知所措。“果然我……一点也不像女孩子吧,我家那位安定也从来没有把我当做女孩子……每天重复吵架和手合的日子,稍微有点不甘心。”
“每天重复手合……”安定不由滴下一滴冷汗,那边本丸到底是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啊……
不过,确实仔细看的话,汐的头发是柔软服帖的贴在脸颊边的,睫毛也长长的,眼睛带着浅浅的蓝色,皮肤算不得多么水嫩,却也绝对说不上粗糙,若不是那一身装扮让他先入为主了,也不至于会毫不怀疑的把汐当成男孩子。
啊……她的自称也是个问题,说到底为什么女孩子会用“僕”作为自称啊……
“我,我明白了!”绀松握住汐的手,淡淡的红晕漾开在脸上:“我会努力让汐姐姐变得漂亮的!”姐姐?汐还没从变故中反应过来,就被绀松拉着去了里间。
“那个,钱我会好好付……”
“那个最后再说啦!”


“汐姐姐说,可以普通的活动的和服就好……怎么样?”绀松将躲在后边不敢走出来的汐拉了出来,腰带勾勒出胸部的曲线,马尾被放下,编成漂亮的麻花,装饰上雏菊,还在脸上画上了淡妆。
“哦~果然是漂亮的女孩子呢~”安定拍了拍手,有些意外。
“汐姐姐,来试试看用‘私’吧?”
“诶?可是……”
“声音,也不要有意压的这么低。”
“……那个只是习惯而已!”
“天羽姐姐真的很漂亮呢!”
“……”汐捏着衣摆,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噗……”安定不由笑出了声。
看着面向绀松温柔的笑着的安定,汐有些失神。“真不甘心呢……”
绀松看着汐突然消沉下来,拽了拽她的袖子,皱着眉头,露出了担心的表情。“我没关系的绀松,说到底,不能好好和安定说话这件事……是我的错……”为什么对着安定就没法好好说话呢,啊啊啊汐你这个笨蛋。
“安定他好像一直不喜欢我的装扮的样子,所以我在想……如果是与平时不一样的装扮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好好说话了呢。”
绀松深吸一口气,对着自己点了点头,然后走到汐面前:“一定没问题的!”
“我也会……努力的……”
努力不被一时的冲动所支配,冷静一点,冷静一点,汐……

十一
“汐,你已经成年。”
“汐,你为何止步不前?”
“汐,静下心来。”
“汐,你的刀中,没有自己。”
“汐……”
啊……
怎么突然想起来在剑道场的时候师父说的话了……
静下心来……吗。
“我……我去了……”原本的衣服装在了盒子里,用漂亮的行李布包好,让汐拿在手中也毫无违和感。两把刀也用布条裹上,让汐抱在了怀里,平添了几分女子的柔弱之感。
汐扣响了自家的门。
开门的是清光,他看着汐愣了愣,礼貌的点了点头:“请问您找……”
“清光!”汐霎是不好意思的捅了捅清光,然后缓缓的抬起了头:“是我。”
“……”清光愣愣的盯着汐看了许久,万分的不敢确认:“主上?”
“这么不适合我吗……”
“就是因为太适合了才完全没发现是主上啊!”
“清光,安定呢?”
汐问起,清光这才突然的顿了顿。“安定说,去找找你,不过身为刀剑,能去的地方应该只有战场和……”
汐把东西一股脑的都塞进了清光手中。
“我去万屋找找看。”
清光看着汐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终于有点自觉了吗……”

十二
绀松扯了扯安定的袖子,指了指前方。啊,找到他们了。
安定点点头,拉着绀松躲进了不远处的小巷子,暗暗看着两人。
那边的安定拽着围巾站在那里,目光没有任何焦点。觉得那个样子有些眼熟,汐很快就想起来,绀松家的安定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等着绀松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个样子。
明明都到这种地步了,心底却突然开始隐隐作痛。
“安……”刚刚开口发出了一个字的读音,汐的话就被打断,安定叹了口气,用几乎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为什么……就是不愿意使用我呢。”
“没有那种事情!”脑子一热,汐就冲了过去。“不是不愿意使用,那是有非常深刻的原因……”目光对上安定惊讶但陌生的目光,汐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安定没认出来……
“啊啊啊,抱歉……抱歉……”汐扶着额头,努力斟酌着言语。
师父说的话一遍一遍回响在脑海,“汐,你的心还不够静。”“汐,你的刀中,没有自己。”
“啊,那个,谢谢您……”安定礼貌的道了谢,却有些受惊似的后退了几步。“那个,请问您是……”
“那个,对不起,我(僕)……不对,我(私)与我家的安定……吵了架……”汐走到安定的旁边,目光偏向了一边。
“您也是跑出来的啊……”
“我们好像一直吵架,我不知道为什么只有在他面前我会变得这么不理智,甚至故意说一些话来气他……看着他对着别的女孩子温柔的笑着的时候,胸口仿佛被一双手揪紧,奇怪的感觉。”
……
“呐呐安定,汐姐姐为什么要装作是不认识的人啊?”绀松抬头望着安定,一脸好奇。
“嘘!”安定只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都这样了,那个孩子居然还没发现自己喜欢自家那位安定么……低头看了看对着他眨眼的绀松,不……好像也没有资格说别人。
……
“您爱着‘大和守安定’呢,真令人羡慕。”
并没有多少诚意的言语,似乎仅仅只是出于礼貌,但是汐,一时间竟然没有听出真假。
“你呢,你也……爱着你的主人吗?”
那两个人到底在干嘛……
本以为不会听到回答,安定却缓缓点了点头,抬头望向了天空:“也许……吧。看着她郑重的养护和使用着自己的模造刀,心里会有种非常非常难受的感觉。好像有什么声音要从喉咙里冒出来,‘请使用我’,‘请看着我’,什么的,这那真奇怪。”
“说到底为什么模造刀的待遇比真品还要好啊。”
“因为害怕真品会坏掉?会觉得战场浴血的刀会因为练习而损坏什么的,简直不可理喻。”
“明明都证明过那么多次给她看了。”
诶?
汐僵硬的转过头去看向安定,她几乎以为自己已经被认出来了。
“不打一声招呼就离开了本丸,故意挂掉电话,关机,玩儿失踪。”
“清光的事情也是,明明好好解释就好了,为什么要故意说那些话来气我啊。”
总觉得这个碎碎念的样子有些似曾相识,想了想,汐突然发现,好像是之前对着绀松家的安定发牢骚的自己。
“抱歉……”
“为什么您要道歉……”话说到一半,安定看着抬起头来面向自己的汐,突然愣住。
“在安定的面前就静不下来,在安定的面前……总是会做一些不像自己的事。”
“‘大和守安定’,我是一直想用用看的……可是根本没有机会说出口,我也说不出口……”
“我知道安定其实一直都很温柔,一直都是……”
“可是,偶尔也……请好好看着我。”汐伸出手,捏住了安定的袖角:“作为女孩子的我。”
起风了,汐长长的袖子在她的身后荡起了漂亮的弧线,发丝飘荡在风中,整个人都被温和的包裹在阳光里。汐的眼睛是他记忆中的漂亮深蓝色,比他自己的眼睛颜色深一些,但很好看。
“……汐?”安定睁大了眼睛,还有些难以置信。汐握住安定的手,深吸一口气:“我们能不能,认真的聊一次?”

十三
“成功……了?”绀松看到汐家的安定拉着她走进了旁边的茶屋,转过头去看身边的安定,眼睛里一闪一闪的。“要是这样就好了呢。”安定叹了口气,揉了揉绀松的头:“走啦,我们跟过去!”“好!”
汐的手上覆盖着常年用刀才会磨出来的老茧,不是一般女孩子会有的手。
“真的是汐……”
汐刷的抽出手,狠狠敲在了安定头顶:“你好歹信我一次!”安定吃痛的摸着脑袋,难得没有反驳。“自称……又变回去了?”
“自称什么的怎么样都好吧?”汐红着脸反驳。
“那身衣服……”
“反正不适合我对吧!”汐抱着手臂,头扭向一边。
“很好看。”汐愣住,这才又抬起头。
“汐穿这个很好看。”安定偏着头,神色认真的再一次重复。
“我并没有觉得主上在不在都无所谓,主上是非常重要的人,一直都是。”
“我只是不明白,主上为什么一直要与冲田先生对比。主上是主上,冲田先生是冲田先生,你们各自都是无法代替的人。”
“主上没有必要,因此失去自我。”
汐这才算是听明白了安定的意思,她举起双手,拼命的挥了挥:“等等等等,失去自我?”
“您没有意识到吗,不止是装扮,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您的刀法,一直都模仿我和清光,或者说,冲田先生。”
汐睁大了眼睛,不自觉的咬紧了嘴唇。
“汐,你的刀中,没有自我。”她走的那一天,师父对她说的话,她永远都不会忘记。
“并没有有意在模仿冲田先生,那件羽织,是我取得‘免许’的时候,父亲在京都为我定制的,据说与当年新选组的队服,是一样的款式。”
“我很喜欢,一直穿着,只是这样而已。”
“说完全没有模仿总司先生是假的,但是……”
“也许安定说的也没有错。”
安定看着有些消沉的汐,总觉得有些奇怪。
“安定,这是我连清光都没有说过的事情。”
“嗯,我听着。”安定点了点头,神色认真。
“我家虽然是剑道馆……但并不是天然理心流。”
“……诶?”安定睁大了眼睛,“等等等等,你的意思是……”
汐点了点头:“上边还有一个哥哥,其实问题应该不大的……当然父亲他……相当的生气。”自家是剑道馆女儿却转投别的师门……那当然要气个半死……安定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头,亏汐她能做出这种事。
“虽然很生气……却也还是允许了,留下一句‘如果学不好就别回来’的狠话。五岁第一次挥舞竹刀,八岁转投师门,那之后拿到免许回到家中,我十五岁。七年的时光,真的是转瞬即逝。”
“只用了七年,那不是相当厉害吗?”
“可是冲田先生……冲田先生拿到皆传,也不过用了十一年,年仅十九岁……我,马上就要十九岁了。”
“但冲田先生是剑术的奇才,而且时代也不一样不是吗,那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达到的……”
“我知道!我知道啊……就是因为知道……更何况,安定又常常把总司先生挂在嘴边。”
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所以……这才是,汐最近这么急躁的原因?”
汐握紧了拳,点了点头,安定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脸颊,看向了窗外。他大约能够理解汐的心情,之前的话……也说的有些过分。
“我知道对安定生气完全是迁怒,抱歉。”
“所以我在提起冲田先生的时候……汐才会那种样子……”
汐低头抵在桌子上,深深叹了口气。
“那么难受的话,为什么不和我们说呢,说不定可以帮到你……”安定着实有些不太理解这一点,“您成为审神者,不是为了这个吗?”
“我是逃出来的,安定。拿到免许之后不久……我的剑术就停留在了某个阶段,无法精进。”
“听说我想去做审神者的时候,师父只是叹了口气。他让我想想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挥动刀剑,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如此急躁,他说……或许此行,我能够有所突破。”
“我不知道,在这个和平的年代,我究竟为什么学习剑术,我只是很喜欢总司先生。”
“我逃走了,逃离了那个……曾经我不惜离开自己家,也想要前行的地方。”
“在这种时候借助安定和清光的力量,不是太狡猾了吗,简直就好像……输给了自己一样。”
“然后,然后啊,只有在挥动刀刃与安定手合的时候,我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思考,我曾经觉得这样就可以,但是,急躁这种情感,放任不管的话,是会恶化的啊。”
突然被如此的句子告白,安定握着手,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说因为吵架的手合……其实他并没有真的生气,与汐的手合,总是会让他回想起从前,很……怀念。“那个……模造刀的事又是怎么回事?”
“那个单纯只是因为喜欢……”
“……”安定扶着额头叹了口气,明明平时什么都不会深思的人,却在奇怪的事情上钻了牛角尖。
笑了笑,安定解下自己的佩刀,递到汐手中:“来用用看吧。”
“诶?”汐有些没反应过来。
“真正的,‘大和守安定’。”安定就坐在那里,不是平时吵吵闹闹时候的生气,整个人的轮廓,都变得莫名柔和了起来。
“安定!”听到有人叫自己,安定抬起头,感觉到有什么被扔了过来,下意识抬手一接,才发现是另外一把“大和守安定”。啥?安定懵逼了那么一瞬,转头才发现,绀松也坐在那里,笑着向他们挥了挥手。
“借给你,看得我好急躁。”绀松家的安定耸了耸肩,还做了个鬼脸。
“要在这里打?”
“这样才有平时的感觉呀。”还未反应过来,安定就已经拔出刀斩了过去,汐急忙拔刀应对,却被安定嘴角温和的笑意恍了眼。
为什么呢,从来没有用这种心情战斗过。
招式和流派什么的,好像都已经不重要,她拿着大和守安定,在与她的大和守安定对战。哈哈,奇妙的感觉。
安定的刀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汐想后退一步躲开,却忘了自己还穿着和服,一个趔趄就摔倒在了地上。
……哎,这算是,输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汐看着天花板的横梁,突然笑了起来。“笑什么,脑袋摔坏了吗?”安定急忙过去把汐从地上拽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高兴。”汐一把拽过安定,然后自己爬了起来,对着倒在地上的安定吐了吐舌头。
“这次是安定的错!”
“……好吧好吧,这次是我的错。”
汐抱着手臂,露出了胜利的笑。“回去之后换一身衣服,我要与安定好好打一架!”
“好啊,一言为定。”

十四
几天之后,绀松又迎来了汐的第二次拜访。
看到开门的是清光,汐愣了愣。
绀松偏过头看到是汐,开心的拽着汐的衣服把她带了进来,汐无奈的对着清光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清光清光,去叫安定过来!”清光看了看汐,又看了看绀松,道了句稍等。
“诶,汐姐姐回过现世了?”绀松沏好了茶,安定清光也一起过来了,汐坐正了向两个人打了招呼。“嗯……稍微去见了我的剑术老师。”汐接过茶杯,深深叹了口气。
“结果怎么样?”安定和清光一同坐下了,坐到了绀松旁边。“今天汐小姐没有穿羽织呢?”安定愣了愣,这才发现汐与之前见到的样子不太一样。
“被狠狠骂了一顿呢,嘿嘿!”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已经……没关系了,穿也好,不穿也好。那之后师父同我比试了一次,师父说,‘已经没有迷茫了呢’。”
“拿到皆传了吗?”安定开口,绀松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安定清光,又看了看汐。“那个果然……还是没那么简单的呢。”汐摸着鼻子笑了笑:“十九岁拿到皆传是不可能啦,不过……已经不要紧了。”
清光愣了愣,刚才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十九岁皆传……是因为冲田先生?”
汐笑的有些尴尬。
“‘主上是主上,冲田先生是冲田先生,你们各自都是无法代替的人’,安定这么对我说了。”汐深深吸了口气,按着自己的胸口,有一股暖意在胸口蔓延,“之前有些被名为‘冲田总司’的牢笼所束缚了,已经……不要紧了。”
“那真是太好了。”安定抬手揉了揉还在迷茫的绀松,告诉她:“汐小姐度过难关啦!”绀松这才露出了开心的笑。
“啊对了,和服和之前化妆的费用……”
“那个不要紧的啦,本来就是想送给汐姐姐的!”绀松握着汐的手,静静地微笑着。
“这孩子曾经有个姐姐。”安定叹了口气,“那位姐姐与汐小姐年龄相仿,不过已经去世了。能够认识与姐姐年龄相仿的朋友,绀松大概有种亲切感吧。”
“原来是这样……”汐抬手揉了揉绀松的头,“下次不要再走丢啦。”“上……上次是不小心……”绀松顶着汐的手,脸颊突然红了起来。汐想,要是有一个这样子的妹妹好像也不错。
“如果有时间的话,请多来和绀松聊聊天吧。她也会很开心的。”安定撑着头看着绀松,眼睛里是温柔到要滴出水的笑意。
并不是错觉……
难道说……
“安定不要把我当做小孩子!”绀松举起手想做些什么,却不小心打翻了杯子,绀松一边喊着“烫烫烫”,一边就被清光迅速的提着后颈拎到了一边。
“你在干什么啦主上!”掀开绀松长长的袖子,清光确定了绀松手臂上没有烫伤,这才松了口气。
“我……我没事……”绀松明显是被吓到了,战战兢兢的看着神色有些可怕的清光。那个眼神,有些熟悉。汐想了想,才想起来,那是在自己与安定手合的时候不小心摔倒,安定慌张跑过来的时候,挂在脸上的表情。
汐愣愣的看向一边的安定,他竖起手指,对汐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这样就好。”
是这样……
“你们也很不容易啊。”
“哈哈哈哈哈。”安定只是笑了笑,没有反驳也没有承认,手中收拾着桌子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那么,接下来还有些事,我先告辞了。”汐起身,对着几人鞠躬行李。“诶,这么快就要走了吗?”绀松掰开清光,抬头看着汐,也想起身。
“嗯,我从现世回来,还没回本丸呢,安定那家伙还在等着我。”汐笑的很好看。即使认识的时间不长,绀松却也忍不住想,汐大概,从来没有这样子的笑过吧。
“汐姐姐,现在很幸福吗?”
“幸福?”汐愣住,仔细斟酌了一下这个词汇,然后了然的点了点头:“是的呢,从来没有,这么期待过跟那家伙的手合。”
“我很幸福。”
(完)

————————————————

几个日语相关的梗:
①汐的自称是“僕(boku)”,这个其实是男性自称。
②日语中的敬称“先生”“小姐”都是“桑”,所以汐并没有被弄错性别的自觉,常常发现不了自己被当做男孩子了。

————————————————

后记:
冲田迷妹的婶婶会跟安定碰撞出火花吗?
我选择了另一种更有趣的可能性~相似到一定程度的两个人并不一定就会很合得来,相反,也许因为同性相斥的原理,反而会吵架呢,但是也正因为是这种碰撞,在磕磕碰碰中一同成长,相伴成了彼此不可或缺的重要的“家人”。
比起爱情这一对走到这里的感觉其实还是更像亲情,这一对并不是那种一直黏糊糊甜蜜蜜的笨蛋情侣,因为各自有各自无法让步的信念和坚持,所以才容易吵架,但也正因为如此,才能碰撞出更加深厚的革命情谊。
绀松家倒是绀松本人一点都没有发现的修罗场,根据小八的描述就是“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非常不擅长写关于历史的部分,尽我所能去考虑了,即便如此也没有办法保证没有一点错漏,如果有错漏的话,欢迎告知。
另外,关于总司的生年有两种说法,因为剧情需要所以必须有一个详细的数字,私心选择了更早的年份。

评论
热度(63)
©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