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立志做個好痴漢!向人類獻出肝臟!〉
產出純乙女
-乙腐皆吃-
【各組刀嬸(鶴嬸為主)】
頭像by依喰
封面by特濃奶香旺仔牛奶

春日

害羞///////告白墨水!!!!
春日醬沒有ooc的!!!

墨水瓶:

*其实说是乙女向横看竖看都像是纯洁的女孩子之间的友谊什么的x【咳咳】
*感谢鹤丸国永先生的友情出演!相比起来我家安定就出现了一下羽织本体也是蛮悲伤的233333
*与@ 阿狗八汪汪汪 太太家婶婶的相遇!题目非常不负责任的用了她的名字!【被打】
*都是可爱的女孩子们!
*ooc属于我,爱与美好属于他们


——正文开始
属于男孩们阴阳怪气地坏笑在狭小的空间里回响,女孩静静地坐在轮椅上,看着将她团团围住的高大男生。
“为了把你的近侍引开我们可费了不少功夫呢,你也真是顽强啊,身体都这样了还要成为审神者,不怕在运输那帮刀穿越时空时被吸干灵力吗?”
女孩抬了抬如猫眼般的墨绿色眼睛,因宽大袖袍而被遮隐住的手指缩居在阴影处轻轻摩挲着藏在手腕处的折刀。
“我是否会死于灵力枯竭就不劳诸位费心了,更何况若我死于灵力空虚,于你们而言不是更增添了一则笑料吗?”女孩露出了一丝讽刺的微笑。
“哈,看看这幅样子的你啊,上野,明明是这么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嘴巴倒是挺硬的。”为首的男孩发出一声冷笑,一步上前揪起了上野的衣领,把她硬生生拽得脱离座椅。但还未来得及动作,一个突兀的中气十足的声音打断了他们。
“喂!你们干什么呢!”
站在光亮处插着腰的女孩面对男孩们的对视毫无畏惧地挺起了胸膛。
“快点放开那个小妹妹!”
“哈?你谁啊。”周围的男孩们发出了不屑地笑,“怎么?想见义勇为吗?”
为首地男孩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毛,眯起眼睛在看清来者的脸后嘁了一声,松开了手。上野猛地跌坐回轮椅,伤口的撞击带来的疼痛让上野细微地抽了一下眼角,但她没有作声。
“什么嘛,是你啊,松桥寺。”
被唤作松桥寺的少女抱着手臂看着少年,“英雄当然是需要伸张正义的,浅野。你身为男人居然欺负一个女孩。”
浅野颇为有趣地挑了一下眉毛,回头看了看坐在轮椅上的上野,突然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喜不自禁。
“哈哈哈,女孩?你是说她?”浅野歪着头指了指那个坐在轮椅上低着头的少女,浅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厌恶,他狠狠地啐了一声,“她也配称作女孩?不过是个怪胎罢了。”
说着,男孩大踏步地走出阴影,与松桥寺在阳光下短暂对视后发出了一声冷笑。
“你不是想当英雄吗?英雄不是应该伸张正义歼除邪恶吗?还是说你的正义甚至不分善恶与否?”男孩的脸上甚至闪过了一丝类似怨毒的情绪,突然拔高了音调,“像这种随意破坏其他人家庭而不能自控的怪物,现在变成这样,也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浅野离开时的步伐甚至有些仓皇,那背影看上去甚至不像是刚刚羞辱了人的模样,松桥寺转过身,看着少年的背影。
那模样,像是在逃离蜂拥而至的往事。
“主。”始终沉默着站在松桥寺背后的白色的付丧神终于忍不住开口了。骨节分明的手紧紧握住了腰间的太刀,他在克制自己身为刀剑暴起的杀心。
松桥寺摇了摇头,安慰性地朝青年笑了笑,“我没事,鹤丸大人。”
松桥寺走进黑暗,看着女孩隐藏在阴影中的脸,却有些惊讶地发现即使是面对那般难堪的话语,女孩美丽如冰塑的脸依旧没有丝毫的起伏。
上野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松桥寺,点了点头。
“刚才,多谢。”
松桥寺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两声,挠了挠自己的脸后突然露出了自豪的表情,“那当然咯,因为我是要成为英雄的人嘛!我朋友和我说骑士精神就是要保护女性。”
上野歪了歪头,不知是对眼前这个女孩身上散发出的强烈的正义感感到不解还是对映射在松桥寺身上的某种特质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只是……
上野的心突然狠狠地痛了一下。
英雄。
她无法抑制地想起了那把为了她而破碎的刀。那身影在破碎的前夕何等毅然决然,但那张比神鬼都要惊艳的脸上却带着如空山明月般的淡然微笑。
【看来我得先行一步了。】
【没办法一直陪伴着您了,今后的日子,还请多多保重。】
一股酸涩突然涌上了鼻腔,上野扭过头,似乎想要掩饰自己突然间变得脆弱的泪腺。
“松桥寺小姐……不打算问我什么吗。”
松桥寺挠了挠脸,看着眼前这个低垂着眉眼的女孩,“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浅野那家伙突然对你这么气愤,但是可能你们过往有什么过节,面对这样的你,我都没有办法置之不理啊?”
“因为我是要成为英雄的人,英雄就是要帮助别人的嘛。”
那样的话想都没想就从少女的口中脱口而出,明明用词都带着一股子孩子气,但是却让人有莫名信服的力量。
刹那间投入阴暗的阳光让整个阴暗湿冷的狭间都变得明亮起来,上野抬起头,凝视着少女在阳光闪动着碎金光芒而闪闪发亮的眼瞳。
“墨。”半晌,女孩轻声说。
“诶?”松桥寺有些没反应回来。
“我的名字,上野·墨。”女孩慢慢转动着轮椅,滑向朝自己迎面奔跑过来的黑发付丧神。
——
上野原本因睡眠而垂下的睫羽颤了颤,变得紊乱起来的呼吸张示着少女从深度睡眠中清醒过来,墨绿色的眼睛里还氤氲着水汽,上野揉了揉眼睛,紧了紧披盖在自己肩头的浅葱色羽织,上野伸出手按了按自己隐隐跳动的太阳穴。
她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梦,好像梦到了一些曾经的事,但是她却有些想不起来了。
急促的脚步声自远而近的传来,上野的耳朵微微动了动,几乎可以想象出少女因奔跑飞舞起来的长发和那张兴奋得微微发红的脸。
她整理好衣服的下一秒,来者有些冒失地拉开门大声呼唤着她的名字。
“阿墨——!”
上野有些无奈地看着盘腿坐在自己面前的女孩,“春日,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
“嘿嘿,我前两天和朋友一起去逛夏日祭时,吃到了超——好吃的羊羹哦!看,我给你带过来啦。”春日有些得意地晃了晃手下小巧的,由羊皮纸细心包好的小包裹,放在桌上推给上野。
听到有吃的,少女原本没什么神采的墨绿色眼睛也终于闪过了一丝鲜活的意味,她接过后打开,羊皮纸的中央是保存完好的甜点,上野朝春日笑了笑后低下头。
“有劳费心,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春日撑着下巴看着上野因食物而略微鼓起的一颊,少女因缺乏血色而显得寡淡疏离的脸也因甜食散发出的甜蜜香气而变得柔和起来,露出了平日里鲜有的孩子气。
“呐阿墨,可以问个问题吗?”
“嗯。”或许是因为甜味弥漫在了舌尖,上野眯了眯眼睛后连声音都变得比平日里软糯得多。
“我们认识,多久了?”
原本正要叉起一小块羊羹的手顿了顿,上野想了想,“好像有三年了。”
春日唔了一声,歪着头看着上野,上野也歪着头看着她,两双不同色泽的眼睛所投射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她们都可以从彼此的眼中看见自己的倒影。
三年的时间让女孩变成了少女,容貌变得出众,身材变得姣好,气质变得内敛。但有一些东西,却好像随着时间的推移保留了下来,又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
松桥寺春日依旧是那个想成为正义的英雄的女孩,一腔热血坚定不移,那样的意志让原本初遇她时对此感到有点好笑的上野也不得不对她肃然起敬。
上野墨却不再是当初那个眼神冷淡如寒星的女孩,她手腕的内侧不再藏着折刀,逐渐变得频繁起来的一闪而过的笑意让少女的轮廓不再坚硬如铁。
上野看着春日一如三年前那双明亮的金色眼睛,突然笑了一下。
“春日。”
“嗯?”
“英雄,是来拯救别人的人吗?”
微风穿越了走廊笔直地冲进了房间,吹散了两人的长发,淡金色与黑色无意间交织在了一起。
春日咧开嘴笑起来,露出了一排漂亮的白牙。
“当然!”
FIN

评论(2)
热度(24)
  1.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墨水瓶 转载了此文字
    害羞///////告白墨水!!!!春日醬沒有ooc的!!!
©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