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立志做個好痴漢!向人類獻出肝臟!〉
產出純乙女
-乙腐皆吃-
【各組刀嬸(鶴嬸為主)】
頭像by依喰
封面by特濃奶香旺仔牛奶

梦魇

啊啊啊啊啊嗚嗚嗚嗚謝謝墨水阿阿阿
好開心嗚嗚♡♡♡抱緊!!!!
超級感動的嗚嗚
抱抱!!!比哈特

墨水瓶:

*给阿八的生贺+点文!
*虽然和阿八相处时间不长但非常的愉快,新的一岁里天天开心!生日快乐!
*这是一个有梦想的女孩变得坚强的故事
*爱与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正文开始——
“春日……”
是谁……在呼唤我呢?
“春日……”
那声音那么遥远,仿佛随时都会破碎在风中。
你是谁?为什么会呼唤我?
“春日……”
不,不对……我,是谁?
——
春日睁开眼睛时,透过木质屏风而变得不再刺眼的阳光暖暖地照在脸上,她有些茫然地环顾四周,视线逐渐聚焦,熟悉但时隔遥远的家具格式让春日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那是一直以来沉寂在少女最深处记忆里的场景,此刻却完完全全地还原活化。
“难道是敌人吗?”春日眉头一皱,却突然愣了一下。
为什么她潜意识会觉得是敌人呢?
她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的景象她却怎么都回想不起来了,只是记得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呼唤着她的名字。
“嗯……难道是因为最近英雄片子看多了吗,居然会梦到这样的事情,”春日挠了挠头发,“嘛,说不定是英雄对我的召唤呢哈哈哈。”
轻车熟路地系上领结,春日兴冲冲地冲向了厨房。
“妈妈!今天早上吃什么?”
“阿拉春日,早安。不可以在走廊上奔跑哦?”女人笑着转过身,擦了擦手。
“嘿嘿嘿,因为妈妈做的饭超——好吃啊!”春日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心脏却突然轻轻地痛了一下,仿佛其间流动着酸楚的水。
“快去洗手吧,爸爸和妹妹还有奶奶都在等你哦?”
“嗯!”春日随即反应过来,接过母亲递上前的碗,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
她的名字是松桥寺春日,是一个普通的日本女高中生,有非常温柔的母亲和有些严厉的父亲,还有年迈的祖母和一个体弱但坚强的妹妹。喜欢英雄,也希望成为英雄。
春日雀跃着走向客厅,晨光穿越过木质长廊追逐在春日的背后,阴影被远远的落在后面。
还没有喜欢的人,并期待着那个男生的出现,必定璀璨如阳光。
但是春日隐隐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忘记了一些非常重要,重要到不想起来心中一定会有所空缺的东西。
春日眯起眼睛看向天空,空中有飞鸟迅速掠过,白色的身体被阳光镀上了金边。
——
“呐呐春日,放学后一起去茶点屋吧?他们家新出的红豆丸子非常好吃哦!”友人在课间时凑到春日身旁,笑嘻嘻地提议道。
“诶——真的?我要去!”春日有些惊喜地笑起来,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在行走在朝向熟悉的茶点小屋的路上,春日笑闹着与友人前进,并未注意一个由远而近靠近自己的男人。
在与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擦肩而过时,春日突然愣了一下,身体反应快过了思考,她几乎是下意识地转过身,在扯住男人的衣袖时叫出了声。
“等等!”
男人被突如其来的大力扯了一个趔趄,他回过头,看着有些紧张不安地看着自己的女孩,突然微微笑了一下。
“小姐,请问怎么了吗?”
直到男人转过身,春日才彻底看清男人的脸,尽管男人留了中长的头发,却长得丝毫不显女气,一双长眉如刀架在眉间,男人英气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正迁就着春日的拉扯而转过身来。
若是放在平时,恐怕自己的朋友会为眼前的男人花痴不已,但春日却突然异常失落,心里空落落的,有一个念头在疯狂地叫嚣着。
不是他,不是他。
可春日甚至不知道这个所谓的“他”究竟是谁。
“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春日抱歉地笑笑,有些犹豫地收回手,在心里责备自己都没看清就这么草率地在大街上神经质地一把扯住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还把对方原本熨帖笔挺的西装扯出了皱痕。
“无妨,”男人体贴地笑笑,收回了手,“更何况……或许小姐没有看花眼呢?”
“诶?”春日不解其意,本想道歉离开的身体又重新面向了兀自微笑的男人。
“眼睛看到的就一定是真实的吗?那样或许很多人都会沉溺在表象而无法自拔吧?”男人笑着微微致意,“抱歉自顾自说了这么多,我还有事,就先向小姐告别了。”
看着夕阳下逐渐远去的男人的背影,春日呆了很久,却没有明白男人的意思,只觉得手脚有些发冷。
我所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
——
“怎么了?春日看上去闷闷不乐的,是有心事吗?”女人有些担忧地看着戳着自己碗里米饭却一口没动的女孩。
“没有没有,只是今天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春日笑着用力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爸爸,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原本正垂眉喝汤的男人抬起头,放下了手中的碗。
“你说。”
“一个人,真的会活在虚幻里面吗?那样的话,什么才是真实的呢?”
男人沉默了一会,仿佛在斟酌词汇。
“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答案都藏在人们的心里,所谓的无法分清,其实只是因为人们不愿想起。”
——
春日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身处在黑暗之中。
“这……”
“松桥寺春日。”一声低笑回响在黑暗的空间中,呼唤着她的名字。
“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在经历初步的震惊后,春日沉声说,“隐匿在黑暗之中却不敢见光之人,看来你也不过是泛泛之辈。”
黑暗中的人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希望成为英雄的你,也不能做到内心毫无阴霾啊。”
“因思念而在内心生出衍生出了的懦弱情绪,也已经让你迷失了吗?”
春日一怔。
“真是残忍啊,还是说在你心中,他终究只是可有可无之人吗?”
“不是的——!”春日几乎是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他不是……!”
咦……?
他……是谁?
“哦?但你的心中所爱之人真的是他吗?”
“当然!但我……我……我记不起来他的名字了。”春日大声回答,声音说到最后却渐渐变得微弱起来。
她又能说什么呢?被嘲讽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她甚至不记得他的名字了。只是觉得心里好像缺了一块,风呼啸着涌进,吹出空洞的回响,连神经都疼痛起来。
但是不知为何,那个声音却突然变得缓和起来。
“那么就尝试着呼唤他的名字吧。”
春日张口,舌尖翻转,却吐不出半个音节。
Tsu……
Tsuru……
Tsurumaru……
春日只觉得一股气涌上了咽喉,
“鹤丸大人——!”
刺目的光刹那间突破了黑暗的桎梏,温暖包裹住了春日。
泪水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但她的内心却满是平安喜乐。
泪水无法止住,模糊了少女的眼睛。春日感觉到有一个人抱住了自己,她呜咽着埋入她温暖有力的怀抱,泪水濡湿了那人身上浅粉色的羽织。
“我是不是已经无法回去了?”
“不会的,”少女微笑着重复了一遍,“不会的,春日,无论你什么时候想起,都不会晚。”
因为这也是,曾经的我存在过的证明啊。
——
春日从睡梦中醒来时,看到了那张近在咫尺的青年的脸,青年蹙起了长眉,灿金色的眼中写满了担心。
鹤丸皱着眉头轻轻拭去少女眼角的泪花。
“做噩梦了吗?”
春日呆呆地看着鹤丸,突然猛地扑入鹤丸的怀中,用力搂紧了青年此刻真实的身体。
“太好了……”原来是梦。
鹤丸被少女突如其来的拥抱反倒搞得不知所措起来,手忙脚乱中虚抱住了少女的身体。
“鹤丸大人,你是我现在最最重要的家人了,我可是英雄,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所以,不要再离开我了。
鹤丸微微一愣,随即微笑起来,将下巴轻轻搁在少女棱角分明的肩骨上。
“嗯。”谢谢。
FIN

评论(9)
热度(27)
  1.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墨水瓶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嗚嗚嗚嗚謝謝墨水阿阿阿好開心嗚嗚♡♡♡抱緊!!!!超級感動的嗚嗚抱抱!!!比哈特
©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