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聯結
http://little8dog8.lofter.com/post/1d59bf0c_eea71c05


頭像by黎蒨
封面by芊筆芯,ajahweea

✿冰中花〈中〉—髭切X女审—✿

嗚嗚喔喔喔喔喔!!!!出來了!!!
好棒阿尼甲感覺好美嗚嗚!!
好想也畫個插圖嗚嗚

姬苹果✿:

这是一个关于「髭切和他美丽而神秘的冰山美人婶逐渐走到一起」的纯情故事




欲看前回请戳我


❀说好给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的生日贺文,婶是她家的藤娘


❀乙女向


❀角色OOC


♪:*:・・:*:・♪:*:・・:*:・♪:*:・・:*:・♪:*:・・:*:・♪:*:・・:*:・♪:*:・・:*:・♪:*:・・:*:・♪


【三】


——说做就做!


作为「源氏的重宝」,髭切亦如他的原主有着武家的利落果决。


哪怕被审神者视若无睹,也依然毫不气馁。


就这样,他在对方的漠视下硬是成为了众所公认的近侍。


「哎呀,都这个时间点了!」看了看时钟,髭切赶紧帮着审神者收拾桌上画好的符咒。「想必晚餐也已经准备好,我们快去用餐吧。」


女子没有说话,只是加快了整理笔墨与其它用具的速度。


见状,他不禁莞尔而笑。


吉川藤波瞥了金发琥珀眸的刀剑男士一眼,随即便移开视线。


虽然实在不想承认,不过有对方的帮助,自己的工作效率的确提高了不少。


作为万屋所贩卖御守的制作者之一,她负责的部分是最为关键也是最困难的——御守之所以能够发挥起死回生的法力,当然便是因着锦袋里头的护符。


可制作护符考验的不仅是制作者的画符能力,还必须在画符时将自身灵力注入符文中,这也因此导致了十分耗费体力。


更别提在制作之前,还得必须先调配出所需用量的朱砂墨汁……


如此一来,工作效率自然不佳。


原本是这样的,然而现在却多了髭切这个助力。


尽管一开始自己什么都没有对他说过,但对方仅只旁观一次便聪明地掌握了所有过程,才第二天就已经能够帮忙准备用具以及调配颜料,而且恰到好处。


可以说,她只需负责画符就行。


……不明白,完全无法理解那柄平安刀的心思。


为什么突然接近自己呢,他想得到什么?


这般讨好又有什么意义?


算了,反正想再多也毫无益处,不过自寻烦恼。


总算整理完毕,他俩便动身打算离开书房。


不料就在此时,灯光竟突然闪闪烁烁、忽明忽暗,随即防不胜防的整个暗下。


黑暗中,髭切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具散发着淡淡冷香的温热躯体贴上了他。


——是审神者,自己被对方给紧紧地抱住了。


有别于他们男人的硬实,这具软玉温香是如此柔弱,而丰盈的胸脯就这么紧挨着他臂膀,尽管隔了层层衣料却依然无法掩盖那富有弹性的绵嫩触感。


髭切不由得心旌摇摇,他从未像此刻这般如此清楚地意识到对方是一个女人。


女人是什么样的呢?是生得好似花一般的模样,有着足以令久米仙人丧失神通之力而糗从天上坠下的神魂颠倒之魅力。


心跳加速、脑海一片空白,自己这下感觉似乎有点不太对劲了……


可不一会,在发觉到审神者的情况非常怪异后,这份绮思顿时烟消云散。


对方头虽压得低低的无法看见表情,然而身子明显的颤栗却能够让人感觉出她无以名状的惶惧。


……这是怎么了,怕黑吗?


想也不想,他硬是抽出手将女子揽住,带着她一同走出黑压压的房间。


障子一拉开便看见天边已有一弯月牙悬挂,穹空呈现出绮丽的紫红色调,与白昼时相比虽不甚明亮却也不至于黯淡无光。


「主,妳好点了吗?」有些担忧地问。


然而对方仍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不过身驱的发颤倒是没有了,原本紧张的情绪逐渐舒缓下来。


呣……感觉她应该需要一个拥抱。


顾不得僭越,髭切将审神者搂入自己怀中,手也抬起并不断的轻抚其秀发和背脊,给与无声的安慰。


付丧神沁凉的怀抱让吉川藤波冷静了下来,虽然一点也不温暖却反倒能够镇定她不安的神思。


……是的,她其实很怕黑。


一旦处于黑暗中便会忆起儿时被母亲冷酷地关在壁橱里,那种恐惧至今仍无法忘却,已经根深蒂固。


真是丢脸啊,都多大的人了居然还怕黑。


莫说他人,就连自己也觉得可笑。


调整好呼吸后,她轻轻推开了抱住自己的男子。「让你看笑话了,刚才多谢。」


「真的不要紧了吗?」看着审神者比平时更苍白的脸色,髭切忍不住怀疑地问。「实在很不舒服的话,我可以抱妳去茶之间。」


「不必了,我自己可以走。」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无虞,对方走得很快,然而由于步伐踉跄竟一不小心绊了脚。


眼看其即将摔跤,他赶紧冲上前一把接住。


纤细腰肢不盈一握,怀中女子轻的简直没有重量,彷佛只要风一吹便会飘然飞起,飞到自己无法触及的九天之上……


压下抱起审神者的念头,放开对方后随即抓住她的手紧紧牵着。


「还是让我来牵着主吧,这样就不会跌跤了。」


正想甩开对方的手,吉川藤波便听他如此说道,嗓音依旧那般清逸柔润,不过语气却有别于平时漫不经心的翛然,显得格外温柔而认真。


……自己这是被当成小孩了?


她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男子,即便由于夜色使然而看不清晰,但还是能够分辨出那张俊脸此时究竟是什么样的神情。


并非一贯的笑容,而是比那要来得弧度更淡的、感觉却很温柔的,如水如霞光般清浅,恰似一头狮子低下牠高傲的头颅与你表示亲近。


五味杂陈的,不知该怎么描述自己心中的感受。


可是……


唯一能够确定的,其实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就是觉得有点不习惯。


无论是面前的髭切抑或其它人,一直以来会这么对待她的就只有小茜而已……


「怎么了吗?」


「没什么。」


不就是牵手吗?又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自己早已不是什么和异性牵手就会感到羞臊的初中小女孩。


更何况她当初即便是那个年纪也从未如此扭捏过,所以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莫非……审神者这是感到别扭了?髭切惊奇地想。


虽然太刀不擅夜战可夜间视力依然胜过人类,也因此对方神情的细微变化丝毫不漏的落在他的眼里。


怎么说呢?觉得她很可爱,就是可爱。


好像那什么?呣……刺猬,对!


外表看来难以亲近,其实却有着极为柔软的内里。


不过顾虑到审神者或许会觉得自己被冒犯,所以这句「可爱」还是这么压在心里吧。




【四】


原来不只是别栋,整座本丸都停电了。


吉川藤波当然立刻拿出终端机联系专人来维修,否则这样漆黑无光的,实在造成非常大的不便。


政府的效率很快,不一会就派人前来查看。


在经过一番查看后,适才发现竟是转换灵力为电能的机器故障了。


维修估计得花上整整一个星期,因此这段时间就先用他们提供的小型发电机代替。


虽然无奈也别无他法,她只好吩咐短刀去万屋购买手电筒回来照明,毕竟发电机是专门用来给冰箱这种必须用品供电的。


当然晚饭还是要趁热着时吃才美味,只是除了自己这个人类比较不方便外,其实停电对刀剑男士而言并无太大影响。


想了想,索性让刀剑们先行用餐。


注意到审神者独自一人走出茶之间,髭切便去取了托盘将晚餐盛上。


端着餐点跟了出去,果然对方就坐在不远处的縁侧那。


只见秋月的清辉好似轻纱般笼在她身上,平添了几分神秘而缥缈的幽美感。


……似乎很寂寞的样子。


感应到他的接近,女子警觉地转过头来。


「主,是我髭切。」


向她笑了笑,然后便走到其身旁坐下,至于盛装着晚餐的托盘则放于手边方便取用。


对男子的举动感到不解,吉川藤波不禁启唇问道:「出来做什么,停电对你而言并没有影响吧?」


「可是妳出来了,身为近侍的我哪有弃主于不顾的道理。」对方正色回答,手则自然而然地端起碗筷。「来,啊——」


见状,她不由一愣。


……这是在做什么?


「怎么了,今天的饭菜难道不合妳胃口吗?」向来悠哉自在的「源氏重宝」难得露出了苦恼的神情,彷佛遇上什么难解的大麻烦。


可不出多久,他又道:「但不吃对身体不好吧,多少还是该吃点东西。所以,啊——」


挟着米饭的筷子执意送了过来,一副自己不张口吃下就绝不善罢罢休的架势。


为了避免食物掉落而弄脏衣服或环境,她尽管再怎么别扭,最后却还是选择接受喂食。


髭切只见素来淡漠的审神者难得蹙起眉,露出一个纠结的表情。


虽然印象中其实并没看过几次稚儿,不过他却仍然觉得对方此时简直像个小孩,因为挑食所以就不肯乖乖吃饭。


可不吃饭怎么行呢?


正想说些什么劝哄时,就见她微微往前一倾,唇瓣张开、将筷上的米饭给吃进嘴里。


当筷子离开其口腔后,原本干燥的前端则蒙了层水光,在月光照耀下看起来亮晶晶的,有种说不出的吸引力。


停顿了几秒后,他适才又挟起几颗纳豆往对方口中送。


由于纳豆本身黏黏稠稠的,于是便在审神者的嘴唇与筷头间牵出了几根浊白细丝,甚至还向下坠出了弧线,随风微荡。


察觉到此一情况,女子只好伸出舌尖将沾在唇上的丝线全舔进嘴里。


这动作十分漫不经心,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意味,可嫩红而滑腻的舌却是如此柔软,柔软的教他不由联想到……联想到什么呢?


是了,是那玻璃缸中悄然探出石洞的小小鱼儿,牠无声无息地摆尾使水波荡漾,鲜红的鳍十足撩拨人心,看得有种想伸手捕捉的冲动。


然而眨眼间,小鱼在人一不留神时又钻回穴里,徒留被其所激起的念想暗自骚动。


吉川藤波一开始的确感到十分尴尬,可眼见对方一副再自然不过的模样,便也不介怀了。


或许是因为视线昏暗的缘故,使得感官格外敏锐吧,嗅觉与味蕾也比平时更为灵敏,感觉饭菜的香气和滋味都被放大了。


还有入口后的触感也相当强烈,像是腌萝卜片咬起来清脆爽口,或者炸猪排外酥内嫩而富有嚼劲,以及玉子豆腐幼滑柔顺,至于佃煮木耳则鲜软弹牙。


真的非常好吃,是不逊于餐厅料理的可口。


若非处于目前的特殊状况,恐怕自己仍会同往常那般对食物的美味不以为意。


直到男子终于放下碗筷,她这才发现原来已经用餐完毕。


「多谢,麻烦你了。」


正想拿出卫生纸擦拭嘴唇时,面前的付丧神却早先一步。


唇瓣被他轻柔地揩抹着,指尖的凉意隔着那张菲薄纸巾透了过来,激起一阵颤栗。


剎那间,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件正被玩赏的雕塑,只能感受到对方的触摸。


尽管无意,可顺延她嘴唇轮廓拂拭的动作却形似摩挲,带着一种爱怜的意味。


大概是云消雾散了,原本朦胧不清的月光顷刻间明亮起来,好似一片荫蓝的湖水。


皎洁的光辉潮水般倾泻而下照亮整个视野,使得沐浴其中的男子被这辉芒所映染,因而通身泛起了银白色的不真切的光,显得如梦似幻。


但见他那头蓬松的淡金色短发看起来更浅了,亮丽的光泽如锦缎上滑过一道绚美流华,至于恍若琥珀的瞳眸则流光溢彩。


——这就是「源氏重宝」,既有着武家气度也不乏那独属平安朝的风雅。


「嗯嗯,这样就好了。」髭切满意地放下手,将擦拭过审神者嘴唇的卫生纸置于托盘中。


虽然一直以来都是被服侍的,不过像这样子照顾人倒也挺有趣,毕竟自己是近侍嘛总该做好份内之责。


就在此时,女子的嗓音幽幽传来,感觉带了点关心的意味。


「你快去吃吧,别管我了。」


「既然主都这么说了,那我先告辞。」


点了点头,他端起托盘就要起身。


可不知怎么的,忽然心念一动。


忍不住靠过去,在对方耳边轻声道:「先在这里等我,一会就回来陪妳。」说完话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望着对方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到看不清为止,吉川藤波适才慢吞吞地抬手抚上自己脸颊,感觉……似乎有些烫。


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方才男子对她轻喃时,其所呼出的热气带来了一阵痒意。


他的嘴唇与自己的耳朵,只隔着一段将吻未吻的距离。


「这可真是……」


似是被月光迷了眼,刻画在脑海中的髭切的笑靥蜜糖般融化成白银,一片模糊。


「唉,我行我素。」


♪:*:・・:*:・♪:*:・・:*:・♪:*:・・:*:・♪:*:・・:*:・♪:*:・・:*:・♪:*:・・:*:・♪:*:・・:*:・♪


✿题外话


还要再一篇才能完结……


呜哇,我好想回去写鹤婶文!


只能自割腿肉,不会有人投喂我的……


鹤丸鹤丸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关于「刀剑男士」私设:


刀剑男士基本上体温偏凉,惟独在兴奋时才会升高成正常人一样的温热体温。






豆知識——


久米仙人(くめのせんにん):《久米寺流记》记载名为毛坚仙。在《七大寺巡礼私记》、《久米寺流记》、《元亨釈书》、《扶桑略记》等佛教关系诸书或《今昔物语集》、《徒然草》、《発心集》等说话和随笔,皆有久米仙人的记述。


天平年间,住在大和国吉野郡龙门寺迹,使用飞行之术,看见在久米川边洗濯的年轻女性的雪白小腿,一时着迷,失去神通力而坠地,娶其为妻。


迁都高市郡之时,久米仙人身为俗人,因赋役搬运木材,官员得知仙人之身分而揶揄。仙人发愤修行七日七夜后,得神通力,空运巨材。


当时的天皇得知后,赐免田30町,久米仙人在当地建寺,称为久米寺。即久米寺之缘起(《今昔物语集》卷11)。


但是,《七大寺巡礼私记》或《久米寺流记》的记述是圣武天皇建东大寺,而非迁都工事。

评论
热度(21)
  1. 阿狗八汪汪汪-肝期末姬苹果✿ 转载了此文字
    嗚嗚喔喔喔喔喔!!!!出來了!!!好棒阿尼甲感覺好美嗚嗚!!好想也畫個插圖嗚嗚

© 阿狗八汪汪汪-肝期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