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聯結
http://little8dog8.lofter.com/post/1d59bf0c_eea71c05


頭像by黎蒨
封面by芊筆芯,ajahweea

和泉守兼定不可言说的秘密

超級可愛啊哈哈哈
抱緊阿優超開心!!!!
嗚嗚這個梗超可愛嗚嗚超級感謝你啊啊啊
他們真的可愛死了啊哈哈哈!!!

五条優: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家的兼婶!!!超可爱的我和你们说!!疯狂安利!!!一不小心就半只脚踏进兼沼的边缘!!!


超想欺负兼桑的!!!(bushi





  将最后一把前来偷袭的敌刀毙命,和泉守兼定随意甩去刀上血迹以帅气而流畅的动作收刀入鞘。他大拇指紧扣住刀鞘,眉头紧锁着四下打量一圈周围环境。在确认没有敌刀被遗漏后他呼出一口气,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
  
  “真是奇怪了啊,这次远征怎么会有这么多敌人……喂陆奥守!你在做什么?!”
  
  “嗯?”铺好垫子,陆奥守吉行拎着便当坐在上面愉快地哼起小曲儿,“就像你看到的,咱准备吃午餐啊。”
  
  烦躁地揉着自己的头发,和泉守兼定咬牙切齿地走到陆奥守吉行面前,“我们不是出来郊游的啊,这么悠悠闲闲地吃起便当来你就不怕一会儿又有溯行军来偷袭吗?你的危机意识都去哪里了?”
  
  “嘛嘛,这可是主的一番心意啊,不吃可就太浪费了。”眼前浮现出一大早爬起来在厨房忙碌的那个身影,陆奥守吉行神色温柔不少,“难道你要践踏主的心意吗?”
  
  僵硬一瞬,和泉守兼定放下手不满地“切”了一声。他视线扫过外表华丽的便当,在内心惊叹一声它的精美程度后又突然想起这次被派出远征的时间点,“就为了短短几小时的远征主殿是起的有多早啊……归根结底为什么是我和你一起远征啊。”
  
  “这就是女人啊。”夹起金黄色的蛋卷,陆奥守吉行感慨一句,“所以那么多有为的男人希望家里有个妻子做贤内助啊。”一口吃完蛋卷,他满足地赞叹一声,然后将便当递到和泉守兼定眼皮底下,“你不吃吗,主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伤心啊。”
  
  纠结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盘腿坐下来,和泉守兼定接过便当盯着里面的饭菜没有动作。陆奥守吉行若有所思地用余光观察他的反应,见他始终呆愣愣地捧着便当坐在那里后终于忍不住替自家审神者开口试探一下,“你觉得主怎么样?”
  
  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陆奥守吉行,和泉守兼定不太明白对方提出这个问题的用意何在,“怎么样是指什么……我不会把她和土方先生进行比较的,这样的问题对他们两个人都不尊重啊。”
  
  被饭呛了一下,陆奥守吉行不敢置信,“你这家伙是真不明白咱在说什么吗?谁问你这种问题了啊,咱说的是一个男人的眼光来看待主——以一个男人的眼光,明白了吗?”
  
  “哈?”半边眉毛挑起,和泉守兼定想不清楚陆奥守吉行突然这么问是要做什么。他看着手里的便当,总是一身浴衣表情温柔的少女似乎就在眼前,“嗯……很可爱啊。”
  
  对这个简洁的答案心有不满,陆奥守吉行追问:“就这只有这样而已?”
  
  掰开筷子大口大口地扒饭吃起来,和泉守兼定茫然地回应:“不然还能有什么?”
  
  “你这个人可真是……”筷子直指和泉守,陆奥守吉行头一次体会到“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他双眼微眯,严肃神色地盯着和泉守,“比如认为她很可爱很想抱住她啊或者一直和她在一起什么的,你从来没想过吗?”
  
  “你这家伙成天在对主想些什么失礼的事情啊。”挥手打偏陆奥守吉行指着自己的双筷,和泉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神色也逐渐变得严肃起来。他放下手中便当,转而将手搭到自己的本体刀剑之上,“陆奥守……我真是看错你了!你这家伙外表看起来正经实际上却天天对主殿抱有一些别的的心思吗?”
  
  对和泉守的迟钝无言以对,陆奥守长叹一声自暴自弃。他抬头仰望天上飘忽的云彩,无力地反驳和泉守的话,“算了……就当咱什么都没说吧。”
  
  “喂你这家伙说清楚啊!你到底想对主殿做什么啊——”
  
  “什么都没有。”闭着眼睛摆摆手,陆奥守拿出表盘瞟了一眼后将地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差不多可以回去了,主应该也等急了吧。”
  
  “喂!”
  
  急忙胡乱收拾了一下,和泉守追上陆奥守的脚步扔在执着地询问他刚才提问的用意。他眼前闪过自来到这个本丸后和审神者相处的点点时光,想起那双温柔中带着些许痴缠的萤绿双瞳,想起她柔和的嗓音与略微羞涩的表情,想起她带着香软气息的长发——
  
  “欢迎回来,和泉守先生、陆奥守先生。”
  
  “哟,伴手礼全部带回来咯。”
  
  愣了一瞬,和泉守兼定朝着审神者颔首,“哦!我们回来了。”
  
  察觉和泉守的不对劲,审神者小步上前凑到他跟前,神色担忧。和泉守兼定能很轻松地嗅到她身上的甜美香气,忆起之前陆奥守所说的,他忽然产生一种不该有的冲动——
  
  然而下一秒,审神者覆向自己额头的手让和泉守不自觉后退两步避让开来。审神者颇为疑惑地看着他,和泉守咳嗽一声清了下嗓子,“没……没事,什么都没有!走了!”
  
  强撑着不让自己表情太快变化,和泉守忽略陆奥守吉行意味深长的目光快步朝着里屋走去。在确定附近没有别人后,他忍不住抬手捂住自己那半张羞红的脸,瞳孔不受控制地快速收缩,脑内一片空白。
  
  “啊……可恶!”
  
  陆奥守那家伙的话让他情不自禁开始想更多东西了啊!
  
  “主殿……”
  
  主殿她,真的好可爱啊。
  
  “可恶——!”
  
  

评论(4)
热度(112)

© 阿狗八汪汪汪-肝期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