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聯結
http://little8dog8.lofter.com/post/1d59bf0c_eea71c05


頭像by黎蒨
封面by芊筆芯,ajahweea

纯黑

啊啊啊啊啊啊寫得超棒的嗚嗚
覺得續寫的黑鶴第一人稱非常的有感覺的嗚嗚
看了感覺心被刀割
彷彿在催促我更新黑鶴篇😭😭😭!!!

五条優: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家的春日和黑鹤!!!条漫链接附上!!!


·黑与白   上篇     下篇


我跟你们说超棒的!!!!我觉得自己都没写出来黑鹤的那份绝望呜呜呜还有他的颜艺和打斗场景也被(不会写的)我绝赞跳过了!!!!  


·注意事项 黑鹤第一视角 第一人称 死亡结局 避雷注意!!!



  01.
  
  我只是想再见一次你的面容而已啊。
  
  ……最心爱的你那已经几近于模糊的面容。
  
  02.
  
  “终于见到你了啊,我的姬君。”
  
  被绳索紧紧束缚的少女无力地发出呜咽声。从本丸当中被绑到这个不知名的地方开始已经过去许久,早先的挣扎令她浑身伤痕累累,精神到肉体已经是疲惫不堪的状态。
  
  可就算是这样,她琥珀色的双眸还是那么坚定——
  
  坚定到让我烦躁的地步。
  
  “没想到居然会那么容易,真是太好了啊。”我蹲下身,单手撑着脸迷醉地嗅着她身上的芳香气息,“终于见到你了,我的姬君。”
  
  我心爱的姬君……我终于见到你了。
  
  “为了见到你我不知道穿越了多少个时空,又被多少个时空认为是异类排斥。”挑起姬君那黑色的长发,我忍不住将脸凑上前去来回摩挲。从余光中我发觉她神色惊恐,似乎十分抵触也十分害怕我的行为。
  
  为什么要害怕呢?
  
  我的姬君为什么要害怕我呢?
  
  “看啊,这句人类的肉体就算是受伤了伤口也不会复原。”掀开衣服,我故意将那可怖的伤口暴露在她的眼前,“这些都是因为被攻击而留下的伤痕啊,姬君。”
  
  少女琥珀色的瞳孔骤然猛缩,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付丧神身上的伤痕,神色惊惧。
  
  我却从她的这份惊惧中读到了别种意味——姬君还在意我。
  
  她在意我。
  
  啊……我的姬君在意我啊。
  
  “但是没关系。”我伸手抚上她的脸庞,于她那恐惧的眸中沉沦,“只要想到能再一度遇见你得到你证明我们可以在一起……我还能永远记住你,这一切就都无所谓了。”
  
  掐住她的下颚,我强硬地迫使她抬头与我对视。那双琥珀色的眼当中蕴藏着深深的恐惧,就好像我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纵然我也知道身上的伤痕确实非常可怕,但她的这番反应宛若一盆冰冷刺骨的水直直浇在我炽热的心脏上。
  
  “说点什么啊,姬君。”视线冷了下来,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她避开我的视线,黑色的长发垂落半遮住脸庞,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我看到那制止她出声的布绳恍然大悟,“哎呀呀我都忘记你的嘴被捂住了,现在马上帮你解开。”
  
  “啊啊……”
  
  “我心爱的姬君,你就跟以前一样,依然如此美丽啊。”
  
  赞叹着她的美貌,我沉迷地凑到她耳畔感受她柔软躯体的温暖体温。那属于姬君的体温是那么醉人心神,又是那么令人心生怀念。
  
  “你的目的是我吗?”她突然开口,脸侧向另一边似乎想避开我,“为什么?”
  
  意识到神气没办法直接入侵到她的躯体里,我失望地用向后退两步,单手撑脸闭上眼沉思。
  
  对了——
  
  “你是防御型的,那直接用身体——”
  
  “就好了啊。”
  
  故意用最直白的话语刺激她的神经,她正如我预料的那样再度看向我。
  
  她的眼里究竟装着什么呢……抗拒?悲伤?又或者是我无法理解的不忍?
  
  “我不是你的主人,你不是我的刀。”
  
  忍不住笑出声来,我半眯着双眼勾起唇角,“这还是真是令我惊讶,你怎么可能不是我的主殿呢?”
  
  “小、春、日。”
  
  “为、为什么会知道——”
  
  她惊讶的表情也是这么美,不愧是我的姬君。
  
  起身绕着她转了一圈,我愉悦地半倾上身回答她的问题,“知道真名吗?当然因为我是你的恋人啊,小春日。”
  
  她紧咬下唇浑身紧绷的姿态让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我从她的背后紧紧环住她,一手摩挲她娇嫩脸庞上的擦痕,脸贴在她的耳畔深吸一口气。那香甜气息简直令人把持不住舔上一口的冲动,舌尖滑过唇瓣,我紧紧盯着她白皙的耳垂唇齿间唾液分泌不止。
  
  好想……
  
  好想吃了她啊。
  
  喉结滚动吞咽口水,我微微侧头在她的耳边悄声说着藏匿心底已久的爱语:“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吧,姬君。”
  
  “只要我们两个永远在一起就好了……不是吗?”
  
  怀中娇柔的躯体瞬间一僵,不用去看我就能就想到她呆愣的模样。低笑一声,我松开她的身体起身向后退去几步,“怎么了我的姬君?是被吓到了?抱歉抱歉。”
  
  “你一直在迷惘吧。”
  
  “嗯?”
  
  “你真正的愿望究竟是什么?”
  
  她一声又一声地质问着,我垂下双眼精神一阵恍惚。
  
  愿望……
  
  “我只是想得到你……和你一直在一起而已啊,姬君。”
  
  是这样的吧,我的愿望一直都只是这样而已啊。
  
  “为什么你就是不懂?”背对着她,我抬头看向阴云密布的天空出神,“你知道我走过多少个时空吗?”
  
  ——被冰雪覆盖的时空,冷到躺在雪地里失去知觉一度差点死亡。
  
  “一直找……一直找……”
  
  ——没有你的时空……还被排斥以致于伤痕累累浑身是血。
  
  “好不容易才终于找到你了啊!但为什么你却一副想要否定我的样子?!”
  
  猛然转过身双眼充血地怒吼,我再也无法忍耐心中积郁已久的怒火。在一个又一个令人绝望的时空里兜兜转转却始终见不到姬君的身影,她的面容她的声音她的一切都几乎要从记忆的碎片当中消失,我祈求着疼痛不要带走她的笑声,我哀求着大脑不要丢弃与她有关的一切——
  
  “啊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我的姬君!”
  
  单手捂住半边脸,我闭上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太过于激动导致错失时机可就不好了啊。这么想着,我轻笑着睁开眼,嘴角止不住地上扬笑容扩大,“既然如此的话,神气入侵的方式只能用身体了呢。”
  
  轻声呢喃着,我放下手一步一步朝着她走去。被衣服包裹的姣好身躯引诱着我一把扯开,露出她被束缚住的丰满白团,欺身上压在她激烈挣扎的同时一把覆上来回揉捏。我吻住她发出剧烈叫喊的唇,舌与舌激烈纠缠,津液发出暧昧的声响。
  
  剑拔弩张的气氛却是与我们的行为完全不配。
  
  “唔!”
  
  嘴角处传来血腥气味,鲜红的血液混杂着细长的银丝垂落嘴角。我瞪大双眼,有什么从眼眶中溢出滑落脸颊。
  
  为什么……
  
  “为什么要拒绝我?”
  
  “为什么连你都这样?”
  
  直立起身子,望着身下的她我的大脑被“为什么”三个字充斥。她的做法让我不能理解也无法理解——
  
  我明明是你的恋人,为什么要拒绝我?
  
  “为什么……要抛弃我……我明明只剩下你了啊……”
  
  她扭过头不肯看我,嘴角沾着透明津液,黑色长发凌乱地铺在身下与白皙肌肤形成鲜明对比,刺激着我的眼球。
  
  无神地看着她,我向下转动眼珠盯着她,表情又哭又笑,混乱的情感导致我甚至不能再好好支配面部神经。
  
  “真是对不起了……‘主殿’。”
  
  双手狠狠遏制住她的咽喉,在我身下呜咽着睁大双眼的她如同秋日红叶随时都会凋零落地。
  
  她剧烈挣扎着,犹如断翅蝴蝶试图飞翔却始终徒劳无功。琥珀色的眼终于出现了别样神采——
  
  那是对死亡的恐惧。
  
  可就算是这样的她,也是那么美丽。
  
  “姬君……我的姬君。”
  
  马上……我就能得到你了。
  
  我们马上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啊——
  
  我的,姬君。
  
  03.
  
  啊……跟那时一样。
  
  咳出梗在喉头的鲜血,我瞥向她,忍不住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你在他们身上都布下结界了吗?”
  
  “果然还是这样……因为我是异物所以被排斥了。”
  
  “一定是这样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癫狂地笑出声,我能体会到生命活力在体内逐渐逝去的感觉。
  
  沾满血的太刀刀身碎裂,连带着我的身体也开始如同被击碎的玻璃般碎裂。
  
  “啊……我终究……没能跟你在一起吗?”
  
  我终究……输给了命运吗?
 
  颤抖着朝着她伸出手,妄图用最后一丝力气牵住她,我笑着哭了出来。
  
  我心爱的姬君啊……
  
  为何不看着我呢?
  
  逐渐消散的躯体驱逐往昔的珍贵回忆,我愣神地看着扭过头一言不发的她,突然明白了。
  
  “我没办法跟你在一起的,为什么现在才明白呢。”
  
  “毕竟我现在……根本不像鹤。”
  
  已经不像鹤的鹤丸国永,你又怎么会喜欢呢?
  
  最后一丝意识也随着时空的排斥而彻底消散,我蠕动嘴唇,念着心爱的她的名字。
  
  ——这样,也算是和她在一起了吧?
  
  我的姬君啊。

评论(4)
热度(42)
  1. 阿狗八汪汪汪-肝期末五条優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寫得超棒的嗚嗚覺得續寫的黑鶴第一人稱非常的有感覺的嗚嗚看了感覺心被刀割彷彿在催促我更新黑...

© 阿狗八汪汪汪-肝期末 | Powered by LOFTER